香港:「安心出行」碼——政權安心你不安心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香港政府近出以第四波疫情爆發及「便於追蹤隔離感染者」為由,推出所謂「安心出行」手機應用程式,用以記錄用戶的行蹤。這相當於中國執行的「健康碼」,不但沒有讓民眾「安心」,反而引發比疫症更大的疑慮。

現時政府收緊防疫規定,法例強制要求餐飲食肆及其他處所必須向政府申請「安心出行」二維碼,以供市民以應用程式掃描記錄出行去向。但現時並未強制要求民眾使用,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擔心引發廣泛的抵制和不合作運動,令政府淪為笑柄。

政府表示其他地方如韓國、英國、澳洲等都有推出類似的政策和程式以協助執行防疫工作,但事實上,這些政策在各地都引發了私隱和行蹤紀錄能否得到有效保障的疑慮,除非像中國般無視個人權利和私隱風險強制推行,否則民眾主動合作參與的積極性並不高,實際效用成疑。

更何況經過過去一年,香港政府的信譽徹底破產,在保障民眾私隱的工作上更是劣跡斑斑。去年的運動中就已有民眾懷疑街頭的「智慧燈柱」監控並收集民眾出行紀錄,因而將之全部拉倒。同時,林鄭政府一方面聲稱「保護警員私隱」而放任其不配戴警員委任證和展示警員編號,另一方面卻對親政府建制組織在網上惡意披露大批民眾的「起底網」視若無睹。

國家恐佈主義

甚至有報導指,部分被親政府「起底網」所惡意披露的資料,極有可能是由代辦「回鄉證」的中旅社甚或是廣東省公安廳所流出。而內地官方媒體如中央電視台更公然表揚鼓勵該網站的違法行為,完全是一種以披露民眾私隱為手段的國家恐佈主義行徑。

因此,香港群眾對於所謂「安心出行」、「健康碼」等政策自然是抱有極大的戒心和不信任。即便是早前推行耗資巨大的全民檢測計劃,即使檢測期一再延長,反應依然冷淡。最主要的疑慮同樣是擔心中共借此機會收集民眾的生物信息作政治監控之用。

香港處於疫情陰影下將近一年,但依然間隔性地爆發了四次群聚感染。病毒學證據表明四波疫情的源頭基本都來自境外輸入,可見本地抗疫的第一道防線本已千瘡百孔。坦率而言,為防疫症蔓延,衛生機關掌握民眾出行資料本是合情合理,無可厚非。但這些政策一旦由一個專制政權,特別是一個以披露民眾私隱作為打壓手段的政權去執行,必然引發抵制和懷疑。更何況這些懷疑與陰謀論其實極有可能就是事實!因此,要有效地防疫,必須掃走極權專制,建立真正的工人民主政府,對掌握民眾資料和私隱的部門進行完整嚴格的民主監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