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貧困縣「政治性清零」

周毅   中國勞工論壇

中共的滅貧指標是帶有政治意義的。對習近平來說,中國在今年年底前達到「小康社會」是必要的,否則會對習近平的權威造成損害。所以,官方經濟數字往往與現實不符。

2020年11月23日,貴州省政府宣布,該省僅剩下的9個貧困縣正式「摘帽」。自此,中國國務院認定的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去除「貧困縣」稱號——這就是中共自2015年展開的「脫貧攻堅戰」的結果。

政治性目標

12月3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中,習近平自吹自擂道,中國實現了「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的重大勝利」,並聲稱全中國人民都不愁吃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亦均有保障。但會議也承認,中國發展仍然很不平衡,仍須擔憂脫貧人口就業和可能返貧的問題,仍須支持為了「脫貧攻堅戰」被迫搬離家鄉的人口,要確保人民基本生活品質等等。這也正呼應了李克強在今年5月底提及的中國有6億人(約43%人口)月收入不足人民幣1000元、不夠在一個中等城市租到房子的情況;而在北京等大城市,最低月工資(2200元)也不足以支付起碼的生活成本。

中國國內的媒體大張旗鼓宣傳脫貧「成就」,聲稱這是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蹟、體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部分報導並將美國拿來比爛,表示生在中國很幸福:報導美國有4000萬貧困人口、同期中國貧困人口少於2000萬,卻不談兩國貧困標準(中國:每人年收入低於人民幣2300元、折合352美元,美國:單身家庭年收入低於12760美元,家庭每多1人則增加4480美元);報導指因為新冠肺炎,美國數百萬租戶付不出房租而被驅趕;但對於中國國內蛋殼公寓爆雷、年輕上班族為主的租客被驅趕,卻機會主義地批判「資本」設法安撫群眾,而絕口不提中國資本主義制度的問題。

不只貧困線過低,中共脫貧作假也是前科累累。早在2019年,就有河南的扶貧人員爆料,他們收到上級政府下發的「標準答案」,要求貧困戶在接受領導視察時,依照這些「答案」熟練回答脫貧相關問題;也有地方政府要求貧困戶掛好衣服、擺好食物,將「脫貧」大戲演得更逼真;如果有人不願配合演戲,就可能被地方政府強制搬出縣外。為此,已經有貧困戶不堪住家被拆而自殺。即使是中共高層,自己恐怕也不相信脫貧真的成功。11月20日,李克強才告誡多個省份政府首長要講真話,而這恰好也是習李內鬥的又一個表現。

從前述中國貧困線、最低工資和生活成本看,即使按官方標準不貧困的人,日子也不一定好過。現在的中國,仍未真正擺脫新冠疫情,南方又遭遇持續4個月的水災,還有潛在的糧食危機,而疫情對經濟的衝擊也不會迅速退去。中國總負債佔GDP比例已攀升至335%,存在企業陸續爆雷風險。11月,中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現11年來首次下降,降幅為0.5%,而生產者物價指數(PPI)亦下降1.5%,恐怕預示中國經濟增長乏力,家庭消費疲弱。中國官方公佈的失業率即使略有下降,也仍有5.3%;面對減少的職缺,今明兩年約1800萬大學畢業生面對的完全不是五四宣傳片《後浪》中前程似錦的模樣,而是黯淡的就業前景。

真正的解決貧窮問題

面對政權內部權鬥、國內經濟下行和社會動盪、國際戰線受挫,習近平趕著在2020年實現「脫貧大計」,作為美化自身執政的「政績」,全然不顧貧苦大眾的真實生活水平。「脫貧」之後自然不必再發扶貧補助,各地及中央政府可以省下一筆錢,而基層人民的日子依舊苦哈哈,並充斥著危機。

2020年底層60%的家庭收入都有下降,因此貧富差距擴張得比之前更快速。社會主義者指出,問題不只在於地方政府,更在於整個中共政權,及其維護的官僚專制資本主義制度。中共的脫貧宣傳是不可信的。只有實現生產資料公有制、自下而上的計劃經濟、工人民主控制和監督各產業,真正的脫貧才會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