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團結支持薩旺特 反擊右翼罷免圖謀

Bia Lacombe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社會主義政治在西雅圖的影響,讓大企業與右翼非常憤怒,他們正動用一切可能手段發動罷免運動,企圖將莎瑪.薩旺特(Kshama Sawant)議員趕出市政廳。

這場罷免運動發生的幾個月前,薩旺特作為市議員與西雅圖的草根運動共同爭取到了亞馬遜稅──向西雅圖的前500大企業徵到約每年2.1~2.4億美元的稅,用於建造人民可持續負擔費用的公宅,同時創造上萬個有工會力量且綠色環保的工作機會。這個重大勝利,代表了未來10年內將有20億美元從大企業手中轉入勞動者手中。

超過7年以來,薩旺特的社會主義市議會議席示範了身為民選代表如何以清晰的立場站在普通百姓的一邊。薩旺特推動社會運動的獨到手法,已經贏得許多歷史性的勝利,例如提高最低時薪至15美元、大幅改善租戶權利(例如禁止在冬天迫遷房客),以及在2020年夏天「為喬治佛洛伊德討回公道(Justice for George Floyd)」的群眾鬥爭期間,率先禁止當地警方使用鎮壓群眾的武器。

薩旺特在市議會裡單人匹馬,因此她不依賴立法修法,也不會黑箱作業地向其他民主黨議員和大企業利益作出妥協。她著眼在西雅圖的工人階級、青年和進步團體,並與他們合作,好讓他們在職場、學校與社區組織起來,到市政廳爭取他們所需要的東西,而且不是只爭取在統治集團眼中可接受的那些訴求。正是以此,她才能僅在議會裡單憑一己之力,為群眾贏得這些歷史性的勝利。

工人階級運動使統治階級備感威脅

這場罷免運動企圖推翻人民抗爭得來的成果,並把西雅圖政治推回右翼。其實這還只是右翼和大企業所發動的一連串攻擊中,最近的一次。我們預期,西雅圖工人階級贏得更多勝利與資源的過程中,右翼的攻擊只會越加猖狂、頻繁。

還不到1年之前,亞馬遜公司董事長貝佐斯(Jeff Bezos)和其他大企業與右翼份子企圖收買市議會,他們耗資數百萬美元,在西雅圖的各個選區到處金援那些親財團的候選人。我們的志工則組織起來,建立了基層運動,並且叩門拜訪了超過12萬家戶,最終打贏了這個全世界最有錢的人。2018年薩旺特和社運首次嘗試向亞馬遜課稅,不過後來被統治階級所挫敗。當統治階級還在慶祝他們擊敗了薩旺特的時候,2019年她還是成功連任當選,繼續幫助通過第二波針對大企業的課稅案,第二次的稅比第一次稅高出四倍。經過了一次次的議員選舉,大企業仍無法把連任三屆的民選社會主義者議員拉下台,因此現在,大企業正企圖利用法庭不民主地罷免她 。

我們在西雅圖所獲得的勝利已經改變了無數人的生活,也一次次建立了流傳全國的有力示範。薩旺特的例子已燃起工人階級的信心,讓我們知道我們是起身鬥爭,並鋪設一條新的出路來擺脫資本主義下的種種悲慘和殘酷的生活處境。比起之前我們贏得的個別勝利,薩旺特激勵群眾的作用對統治階級而言更具威脅性,因此統治階級會無所不用其極地去粉碎薩旺特在我們的運動當中所激發的信心。

接下來,我們預計大企業會如海嘯般大灑金錢,並策動大量財團媒體來營造輿論。這次罷免運動已經籌集超過12.3萬美元,其中有5萬美元來自匿名捐款,顯然目的是要隱藏背後的右翼財團金主。曾經為川普提供政治獻金的億萬富翁塞利格(Martin Selig)也支持罷免——這個人正是在去年花費2.5萬美元來廢除群眾第一次贏得的亞馬遜稅,他還投入大量資金給予薩旺特的對手。我們完全有理由預期,這次會如2019年一樣有巨額的財團政治獻金。看看罷免運動的公開捐款記錄,捐款者的職業已經說明了是誰在提供金援:「投資者」、「執行長」、「創投公司」、「投資銀行」和「財務顧問」。很明顯地,這將再次重演超級富豪和右翼捐款人士企圖買下第三區議席(薩旺特的選區)的戲碼。

對勞動人民不公的制度

我們知道法院,和警察一樣都不是勞動人民的盟友。我們已經看到,因為金郡(King County,美國華盛頓州的一個郡)高等法院確認了對市議員薩旺特的罷免案指控,只因她站在BLM黑人平權運動的一邊。另一方面,親財團的民主黨市長杜爾坎(Jenny Durkan)當時親自下達鎮壓BLM運動的命令,但華盛頓州最高法院卻一致否決了對杜爾坎的罷免案指控。薩旺特沒有被給予任何機會去反駁法院的罷免案,因為根據華盛頓州的法律規定,這些指控不需經證實就會出現在罷免選票上,彷彿都是已確定的事實一樣。

我們可以看到財團媒體正持續發動攻勢,發表許多文章,並偽造內容聲稱薩旺特是利用聲援喬治佛洛伊德的和平示威來煽動暴力和違法行為。西雅圖時報(Seattle Times)一度試圖指控薩旺特和BLM運動和平示威打擾了杜爾坎市長的鄰里(這也成為罷免理由之一),還把這場BLM運動和綁架密西根州長的右翼陰謀相提並論。

建設戰鬥性的社會主義運動

所有媒體文章刻意忽略的是, 2020年的群眾抗爭都大致和平,而且還逼退了川普時代的種族主義。在西雅圖,這些群眾抗爭也推動我們贏得兩項歷史性的勝利:全國首先禁止使用化學武器鎮壓群眾、為了建設可負擔公宅而課徵亞馬遜稅。我們都清楚,能夠保護我們整體安全的,實際上是哪些東西:體面薪資且有工會組織的工作機會、可負擔的住房、資金充足的教育和公共服務,且上述這些都須由壟斷社會財富的富人來出資,而非勞動人民──薩旺特和我們的運動,在每一個關頭,不斷與從資本主義建制派襲來的反撲進行鬥爭。

「聲援薩旺特運動」正如火如荼地展開,我們建立起了具有戰鬥性的運動組織,並贏得1200多名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的捐助者,而且在運動的前6週就籌到了11萬美元。我們的運動正在凝聚一項訴求:讓那些因疫情肆虐而失去收入的人民免繳租金,以抵抗正向我們襲來的驅逐租戶潮。我們也正為西雅圖的社會主義綠色新政展開運動,爭取2030年終結所有化石燃料的碳排放,並創造數千個待遇優良且具備工會的工作崗位。我們還要求建立一個對警察擁有充分監督權力的民選委員會,這個委員會能做的包括制定警務政策、決定雇用或解雇警員。在西雅圖,警察問責辦公室(Office of Police Accountability)的權力完全被削弱:從今年夏天的抗議中,該辦公室就收到至少1.9萬件投訴,但唯一有結果的是懲戒了一名警員、和讓另一名警員帶薪停職幾天而已。

儘管右翼和大企業坐擁龐大資源,但必須謹記,只要我們組織起來,我們是能夠贏得勝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