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產公司蛋殼破產 揭示中國資本主義賭場危機

車轍 中國勞工論壇

近日,中國的蛋殼公寓公司「暴雷」(資金鍊斷裂),引起了軒然大波。蛋殼公寓是一家長租公寓運營商,於2015年成立,最多在十多個城市同時管理40多萬間公寓,號稱累積服務100萬人以上。今年2月就有傳聞說公司沒有正常付給房東房租,但公司方回應說一切正常,11月,再次出現房租沒有到賬,租客被斷水斷電、客服聯繫不上等情況。

其後,司方已經處於癱瘓狀態,北京總部外聚集數百人維權。而房客和房東的衝突更是加劇,一方已經繳納房租,一方沒有收到房租,已經退房的也無法收回押金。導致多起惡性事件,房客有被強行趕出租房的、有持刀與房東對峙的,而廣州更有一名年輕租戶近來因遭房東強制清房,從18層高的高樓一躍而下。

如何盈利?

導致這一現象的直接原因是蛋殼公寓乃至整個租房行業的盈利模式。為了搶佔市場,包括蛋殼在內的各個公司都採用「高收低付」 的模式,也就是以高價租賃房源,以「優惠」方式租給房客的「虧損」式發展,而同時為了保證現金流,公司「引導」租客選擇「租金貸」,通過合作銀行貸款,一次性給公司一年房租,而租客之後實際上繳納的是還款而不是房租,金融槓桿讓公司在短時間內有大量的資金去搶佔房源。

蛋殼公寓曾是共青團中央、《環球時報》等極力推薦的企業品牌,今次的破產猶如另一場P2P借貸風波一樣,對中共的權威將造成大打擊。所謂「國家包底」再不是穩健投資的保證。

而這種模式也得到了資本市場的認可,雖然2017年到2020年初,蛋殼已累積虧損63億元,負債率達97%,但2020年1月17日,蛋殼公寓在紐交所上市,當日估值27.4億美元。但是這種不穩定的模式在疫情的衝擊下很快就迎來危機。

事實上,從2017年至今,已經有70多家長租公寓公司相繼「暴雷」。除了畸形的模式外,最根本的癥結還是在於在中國被忽視的住房正義,乃至整個資本主義邏輯。中國地域發展不平衡,少數大城市佔據了絕大多數資源,大量年輕人為了生計湧入這些城市,而他們也是公寓公司的主要「獵物」,據2019年的數據,北上深等大城市一居室房租收入比已經達到90%以上,而受薪者要平均工作2~5年才能購買一平方米房屋。

2020年的調查報告顯示,中國的36個重點城市中,有超過1000萬,約13%的人正在承受超過1個小時的通勤之苦。一線城市卻出現許多靠房價上漲暴富,以收租為生的「新地主」。這種現象,乃至整個中國飲鴆止渴的房地產政策,都是資本主義引起的,資本需要集中的勞動力,所以有了人口極端密集的大城市,同時要製造房屋短缺,因此催生了隔斷房、「睡城」;資本需要增值,就利用房屋作為商品炒賣。無產階級勞動者被資方、被房東壓榨,剩下的一點點資源甚至都無法完成勞動力再生產。

房屋全面公有

我們社會主義者認為,人人都應有合理的居住空間。多年前就有調查評估在中國今天有超過6千萬間空置房屋,如果將其全部公有化,讓勞動者進入居住,已可立即解決迫切的房屋問題。只有在根本上改變資本主義制度對人的異化,把住房看成滿足人生活需求的工具,而不是資本的遊樂場,從而建立健全的全民公共住宅計劃。將所有住屋及金融企業公有化,收歸工人民主控制,取消畸形的金融投機。為了實現這些目標,我們就必需有一個有明確社會主義綱領的工人階級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