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由政權護航的血汗科企合法殺人

李甬  中國勞工論壇

中國網購行業競爭極其激烈,且隨著更多的資本無序地湧入各類型網購市場,市場空間迅飽和的狀態下,資本開始更喪心病狂地壓榨員工。去年12月29日,社交電商企業拼多多一名年僅23歲的女員工加班至凌晨一點半,不幸在下班回家的途中猝死。

而在本文行文之時,拼多多公司又一名任職技術開發工程師的員工在1月9日於長沙家中跳樓輕生離世。

事實上,中國工人群眾早已進入了被資本超額剝削的“新常態”,這種工人疑似過勞猝死的消息甚至司空見慣得令人麻木。而這次引發關注的一點,在於事件發生後,有網民在網站“知乎”提問:“如何看待網傳拼多多員工加班後猝死一事?”後,拼多多官方帳號回答稱基層勞動群眾都是“用命換錢”,“不認為是資本的問題……這是一個用命拼的時代”,“選擇安逸的日子……就要選擇安逸帶來的後果”。

這類型的說辭可謂是中國資本家卸責開脫的標準答案,包括馬雲的“996是福報”再到劉強東稱“996只是小意思”。只是這一次,跳出來為資本保駕護航的還包括了中共中央政法委的官方號“長安劍”,其發文指:“年輕人以奮鬥向上的姿態,在一往無前追求幸福的路上倒下了,這無疑是一個悲劇”。這種塗脂抹粉的言論可謂極其令人反胃!政法委這樣的一個官方機構將一個涉嫌違反《勞動法》導致員工過勞死的慘案,輕描淡寫乃至舞文弄墨地描寫為“在一往無前追求幸福的路上倒下了”,似乎與其遭受到的過勞剝削毫無關係似的。

勞動法如無物

根據 2019 年 3 月國家統計局數據,中國人每週的平均工作時間達到 46 小時,意味著中國資方充斥違反《勞動法》的企業。世衛組織和國際勞工組織的全球研究認為,工作超過一周 55 小時,是導致中風和缺血性心髒病的“足夠有害證據”,但這還比996工作制少17個小時。

根據《中國經濟生活大調查》,2020 年,除去工作和睡覺, 中國人每天的休閒時間僅為 2.42 小時,比 2018 年還要少了 25 分鐘。可見,疫症帶來的經濟危機使長工時問題進一步惡化。

更甚者,“長安劍”又稱“別有用心者一嗅到『味道』,便趕緊跑過來吃人血饅頭……,以『用命換錢』『資本的問題』等一系列說辭,藉機在網絡平台上,大肆表達自己對社會的不滿,散播個人情緒化的言論……,不管有沒有『帶節奏』的原始意圖,這都無疑是陷入道德的泥淖”言下之意,中共的“政法”機關根本不在乎這個案件中企業有否違法、員工是否過勞死、乃至不在乎全國有多少勞動者正面臨同類型的困境,因為它認為這僅僅是一個“道德的泥淖”。它所在乎的,是對社會不滿,對現狀不滿,對資本剝削不滿的人是抱著什麼樣的用心。

而在“長安劍”文章中,對拼多多唯一的批評點僅僅是在於“面對公眾質疑,拼多多……應當主動承擔誠信的社會責任,積極鍛造誠信的社會形象……祥和社會,溫暖人間”,彷彿在中共中央政法委眼中,這血汗企業不過是一個偶然撒了個無傷大雅小謊的孩子,字裡行間盡是對“孩子”的循循善誘。實情是,這“孩子”正在殘酷地奴役並迫死了為他打工的工人,而這“孩子”黃崢,正是透過這些工人的血汗和生命,累積起全國富豪榜第13位的財富!

中共對基層民眾所遭受的資本壓迫的幫兇,甚至因為脫離民情而反過來質疑不滿者居心何在。相對地,它卻對資本溫情脈脈噓寒問暖,對血汗剝削視若無睹。對中共尚存幻想的人可以休矣,專制政權與資本家本來就是共為一體,工人階級只能依靠自己,爭取建設獨立工會的權利,由下而上組織起來,對抗那些由政權背書的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