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從「打工人」流行語的爆火看工人階級意識的回歸

溫小雅 中國勞工論壇

最近一段時間,在中國的網路上,突然席捲起了一陣關於「打工人」的狂風。在人們通常使用的聊天社交平台上,各種段子、表情包再附上打工人三個字眼充斥其間,甚至於人們互相問好的時候也會喊句「你好,打工人!」、「加油,打工人」。關於如何理解這一熱門網路流行語,解讀其背後的含義,也就成了當下討論的重點。

「打工人」

一般來說,「打工人」帶有兩層含義在裡面。一是對所有從事體力勞動或者技術勞動的人的統稱,無論是在工地搬磚的工人還是坐在辦公室「996」的白領,或者早出晚歸的職員,都屬於這個範圍。打工人的火熱反映了廣大勞動者內心深處的階級認同的回歸。自改革開放以來,階級敘事淡化,開始轉向以牟利為主導的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在改開政策下誕生的資產階級憑藉其雄厚的經濟基礎,不僅在政治上,還包括在文化、娛樂、輿論上也佔據了主導位置,掌握了話語權。比如用「企業家」代替「資本家」,提出「人民富豪」稱呼,宣傳「穩定壓倒一切」。在這之前,流行的同類詞彙還有「打工仔」 、「社畜」。

但是相比較而言,「打工仔」常隱含著一絲卑微和低人一等。社畜又似乎太安於現狀,沒有鬥志和理想。「打工人」一詞在字面表達上相對中性,更容易被統治者接受。可以說,用這個詞彙是不得已而為之,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在10月26號,作為中共喉舌的央視公眾號在一文章中公然使用了「早安,打工人」,更是將這一網路流行語推向了風口浪尖。因為官方面對該詞彙背後所反映底層群眾的勞累心酸、被壓迫現實的視而不見,很多人因而感到不滿,更對官方有意將這個詞彙去政治化、變中性化、變娛樂化來愚弄大眾的手段感到憤怒。縱然中國政府向來不乏一幫「五毛」、「小粉紅」等網路水軍來為自己裝腔作勢,然而他們卻在評論區宣洩生活艱難的群眾面前潰不成軍,最終央視公眾號在群眾的壓力下刪除了那篇文章,避免更多討論。由此可見,中國政府是有多麼的害怕工人群眾政治意識上的轉變與覺醒,害怕群眾會團結起來,會將網路上的抗爭進一步發展為現實中具體的反抗與鬥爭,威脅到自己的統治。二來,「打工人」,也有打壓工人的意思隱含在其中,是工人階級對自己現實生活中被資本剝削打壓的自我嘲諷。

低廉薪資與高強勞動,是當下中國底層群眾無法擺脫的命運。中國適度勞動協會課題組,對北京的白領進行分析後則發現有61.6%的人已經進入了過勞死的「紅燈預警期」,即具備過勞死的徵兆。而處於過勞死「紅燈」危險區、即隨時可能過勞死的狀態的人,佔據26.7%,形勢十分嚴峻。2013年時,有一篇新聞報導過:「中國每年過勞死的人數到達60萬人,這意味著每天大概有超過1600人,因為勞累過度而死亡。」

資本家強制下的高度勞動所對應的則是,工人薪水低、被欠薪、討薪難。資方愈加頻繁地採取強硬而暴力的手段對待絕望的討薪工人,有超過20%的抗議工人被公司毆打或被員警拘捕。由於沒有代表自己利益為自己發聲的工會,工人群眾的權益被白白踐踏,遭到打壓也無法維權。面對在中共操控下淪為黨國機器的所謂工會,我們主張工人要組織獨立工會的權利,以維護自己的權利。這工會要屬於全體工人民主控制的。所以這個詞彙爆火的背後,更深層的是對現實生活中糟糕境遇的反映。

勞無所獲

所以越來越多的勞動者意識到了一個現實: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下,一切成果,不過是給老闆做嫁衣裳。格子間的白領和流水線的廠工並沒有什麼區別,都是被資本雇傭所剝削的奴隸。於是等級分明、曾經互相鄙視的勞動者開始和解,在「打工人」的大旗下有了一致的自我認同。

如今,中國的工人階級政治意識也在快速覺醒,但工人階級的不滿和抗爭絕不能屈就於網路的宣洩,應當團結一致起來,轉變為現實中具體的有步驟的鬥爭與行動,這正是中共富豪專政所恐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