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延續退休年齡及人口老化

根叔 中國勞工論壇

在11月14,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苗圩罕見地承認中國面臨了人口老化的危機,而在十四五規劃中共也提出了“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與西方資本主義政府打擊退休金的政策相同。

中國現行法定退休年齡,男為60歲,女工人及乾部分別為50及55歲。政府未有提出明確延遲退休年齡的時間表,因為根本沒有可行方案,任何做法都會激起民憤。中央在2013年表示過研究制定延遲退休年齡政策,及後提出過於2017年推出具體方案,但後來因為爭議過大,相關方案至今未見。

減免企業社保費

2015就開始實施調降企業負擔社保費費率,在去年五月更進行了最大幅度的調降來削減企業成本。而疫情期間,對於企業減免的社保費負擔更是高達了1.2兆人民幣,這是將退休問題轉嫁在工人階級身上。

延遲退休會對工人階級造成嚴重負擔。首先,意味著勞動者要多繳少領社保,工作負擔增加。更多年老工人佔著工作崗位,年青工人向上流動的機會再減少。另一方面,失業的年老工人在中國極難找工作,長期以來官方都將“女性40歲、男性50歲”的人群列為就業困難群體。大部分企業事業單位在招聘時會將最高應聘年齡設置在35歲,一到40歲就很難找到工作。再者,延遲退休意味著托兒會受影響。內地不同地區約有50%至70%的第三代由祖父母輩幫助看護,更多父母(尤其是婦女)要照顧孩童而更難外出打工。

另一方面中共官員及企業欠繳,挪用養老金的迂腐事件也是不斷上演,過去網
上就曾傳出一名中共高官的月退休明細表,高達4萬人民幣,而這僅是冰山一角,過去更有媒體揭露,2012年中共61萬名官員的退休俸高達7000億人民幣,佔了當年GDP1.3%,可見基層的工人階級拼命為權貴養老,但自己的退休生活卻被剝奪。

中國早已在15年時面臨到人口老化的危機,這也是當時中共在十三五取消一胎化政策,並且推動全面實施夫妻可生育二孩的政策主因。但四年過去,二孩政策並沒有有效刺激生育率。中國人口老化問題是變得更加嚴峻,依照目前速度,會在2022年步入深度老齡化社會。

依照官方的最新數據顯示,60歲以上的人口已高達18%,出生率更是創下1949年以來最低,僅有10.48%,預計在2035年中國老人扶養比會從當前的17%上升到33%,而未來5到10年內,養老金缺口會高達10兆人民幣,並且可能會在2035年破產。政府的養老金出現赤字已經不再是新聞,一方面在於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參保率僅有3到4成,農民工的情況更是嚴峻,甚至有高達3800萬人因為薪資過低而棄繳社保費。

中國迅速陷人口老化的危機之中,其中一個因素是改開時,中共為了避免人口快速增長所帶來的社會保障負擔,施行的殘暴的一胎化政策。而到了今天,中國資本主義的高物價、低工資以及嚴重缺乏的社會保障成了最有效的“避孕藥”。在11月23日,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宣布13個行業的最低薪資每個月僅有2200人民幣,有高達5.6億人沒有存款,90後的人均負債更是高達12.7萬元。

正是資本主義體制——剝削體制對於工人階級的殘酷壓榨,同時勞動力使用的無序及浪費——造就人口老化問題。中國在未來十年,勞動力人口每年都會以1%速度遞減。經濟學人智庫去年發表數據,預計到了2030年,中國的勞動人口(15至64歲)將較2018年減少7,000萬,下跌至9.23億人。

延後退休

延續退休年齡揭露了中共獨裁政權親資的真面目,其新自由主義方針與西方資本主義政府無異。法國政府在去年一月取消延長退休年限就是因為有數十萬的工人階級組織起來發起大規模的罷工抗爭才阻擋下來。中國的工人階級及青年也需要起來鬥爭,爭取全面而且充足的退休保障,需要向富豪課以重稅,並且要終結官僚的特權及貪腐,取消城鄉戶籍制。但只有將整個經濟民主公有化,收歸於工人階級民主管理的手上,才能夠在不扣減工時的情況下實行八小時工作制,把工作攤分給更多工人,讓更多的工人可以獲得更多的工作機會。為此工人階級需要組織起戰鬥性的獨立工會並進行抗爭才能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