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對996合法化!不要改開2.0

根叔  中國勞工論壇

習近平在深圳經濟特區成立40周年進行了一場南巡,並且在此行前天中央公佈深圳經濟自由化的改革方案,被喻為改革開放2.0。其中一項“探索特殊工時管理制度”意味著允許企業進一步地彈性使用工時,降低企業的勞動力成本。這等同廢除勞動合同法,將996(朝九晚九六天工作制)合化法。中國《勞動法》規定,行勞動者每週工作時間不超過44小時。這法例本來形同虛切,996的員工往往實際工作72小時,現在企業更可以明正言順強制加班了。此外,企業也可以透過彈性配置工作時間降低所需的雇用人數,甚至是提供更多非典型的派遣工作。中共將由深圳開始逐步擴展此一政策至全國。此一政策出臺後立即受到線民的撻伐。

臭名昭著996

幾年來科技業的996已令勞動者深痛絕惡。最近電商巨頭拼多多的一名年僅22歲員工,在淩晨1點多下班後,回家途中突然猝死。這一悲劇換來資方的冷血回應:“你們看看底層的人民,哪一個不是用命換錢……這是一個用命拼的時代”,因而激起了廣大群眾的憤怒。深圳的平均月薪僅有5000人民幣,根據報導和相關研究有高達36.9%的上班族需要加班至晚上8點,甚至在深圳每年猝死急救人數自2014年起,每年以16.5%的速度增長,最主要的因素就是過勞。

外送員這樣的非典型雇傭關係的職缺也將可更氾濫的使用在不同的產業部門,這將會帶來更廣泛的失業危機,並且給予工人階級帶來更多的惡性競爭,帶來工資及工時的雙重打擊。勞動合同法本來已形同虛設,城鄉二元戶籍制及企業軍事式管理手段,對工人階級是進行著殘酷的剝削,好比企業強迫員工簽屬奮鬥者協議,甚至對於員工未達業績的非人道懲處也不是新聞。

IMF預測今年中國全年GDP可達2%,甚至預測明年會有7-8%的增加,許多的經濟學者借此宣稱中國已脫離疫情的打擊,也有許多的官媒指出深圳自改開以來達成了萬倍的增長。但事實上如果對照今年2%GDP增加,明年所預測的8%就意味著這兩年的平均複合增長率僅有4.9%,將成為中國30年來最低增速。同樣的深圳官方在去年罕見的未公佈GDP資料,依相關的學者推估增長僅有5.15%,是深圳走向經濟特區40年以來最低。

除為了刺激經濟,也要應付美國對中國科技業的攻擊,習近平想用將深圳金融市場進一步自由化,吸引外國金融資本進駐,從而促進融資以為科技業提供資金。但深圳金融業的極高投機性使這大計恐怕難以有效實現,到最後還是要靠“國家隊”的扶助,使中國累積更多債務。

當前中國也面臨著缺工問題,不僅是來自人口快速老化,長期對於農民工的壓榨及經濟趨緩下,也讓農民工移動到一線城市工作的比例逐年降低。儘管中共為了補救,推動公營房屋留住勞動力,甚至明年深圳也將正式施行“深圳特區健康條例”,希望借此鼓勵企業給予員工休假以提振民間消費。但事實上中國推動年假落實也僅有50%,很難相信一個內容模糊的條例可以帶來什麼實質作用。而中國的房地產更是居高不下。這些都顯示了習近平的雙迴圈政策是窒礙難行。

團結抗爭

工人階級要靠自己的力量來抗爭。近年深圳是不斷地爆發勞權抗爭,由2018年佳士運動的開始,去年的996程式師在網路上發起的抗議。這都顯示了工人階級的激進化,甚至去年996程式師抗議事件更有美國的網路工程師發起聲援運動,展示了工人階級的跨國團結。今年黑色星期五,全球15國的亞馬遜員工發起共同罷工,成功的要求貝佐斯支付防疫工作津貼,這顯示了工人階級國際團結的力量。在中共獨裁體制下,要發動這樣的抗爭固然是艱難的。中國工人階級要有建設獨立工會的權利,團結起來鬥爭,挑戰中共及金權的專制才能夠終結長期的血汗過勞及低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