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機構醜聞:為換取工作、溫飽與土地遭受性剝削

Rose Lichtenstein 工人和社會主義黨(ISA南非)

最近,因應新冠肺炎大流行而受人關注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因為對疫情提出「專家」性質的建議,所以常獲得正面評價。然而,9月29日一篇報導詳述了2018年剛果民主共和國伊波拉病毒危機期間,因應疫情的世衛工作人員如何犯下性侵害。與WHO同樣受到指控的還有其他機構和非政府組織,包括國際醫療行動聯盟(ALIMA)、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國際醫療中心(IMC)、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樂施會(OXFAM)和無國界醫生(MSF)。

所有受訪的51名女性表示,她們被迫與世衛和其他機構的伊波拉疫情援助人員發生性關係。

近60% 的人曾遭受世衛的男性工作人員性侵。還有報告稱,如果女性拒絕與其男性上司發生性關係,工作契約就會被中止。儘管民主剛果衛生部長聲稱未收到正式投訴,但記者發現相關投訴為數量眾多,而且案情類似,手法似乎很普遍及廣泛。其中一個援助機構的司機表示:「這太尋常了,就像在超市買食物一樣。」一名女性也說在女性缺乏穩定工作的地區,賣身變成獲得較高工資工作機會的「保證書」。「許多女性都說,那些男人常常拒使用避孕套,而這竟然發生在應避免肢體接觸以免傳播致命病毒的非常時期。很多人都知道那些男人的名字。」

性侵猖獗的聯合國

不幸的是,這些報導已非令人震驚之事。聯合國機構號稱用於「維和」的「藍盔部隊」(blue helmets),及其對地球上最動盪、最飽受戰爭蹂躪的地區進行「援助」的機構,近幾十年也不斷捲入類似的醜聞。在1993-1994年波士尼亞戰爭期間,47名加拿大維和士兵被指控性侵護士和翻譯員、虐待精神病人。2016年在中非共和國至少有10名國際特遣隊的維和人員犯下令人髮指的性侵行為,包括法國士兵用食物引誘年僅9歲的女童與其發生性關係,以致聯合國難民署也不得不承認這些行為的「猖獗」。目前烏干達卡拉莫賈地區(Karamoja)正遭受旱災,有超過50萬人面臨食物短缺,當地又再傳出聯合國工作人員用食物換取性交易的事件。

如果看一下兒童屢遭性侵的現象,會發現問題更加嚴重。

在1996年聯合國所作的關於武裝衝突如何影響兒童的研究中,格拉薩·馬謝爾(Graça Machel)指出「12個國家中,就有6國的兒童被性剝削[…]雛妓是隨著維和部隊的到來才顯著增加的。」

在2017年,有份報導揭露了10年之間就有百餘名維和人員涉入兒童性交易團夥的運作。國際特赦組織在2004年報導說,在科索沃,女童被綁架、折磨,並被迫賣身;北約和聯合國工作人員推動了對兒童性奴隸的需求。連續強暴當地兒童變成了脅迫和控制兒童的手段。

剝削的條件

聯合國和其他大型援助機構經常部署到當地人民陷入嚴重絕境的地區。在內戰和流行病肆虐的情況下,女性和兒童普遍面臨極端貧困,且缺乏工作、食物和水,無法充分獲得生理與心理方面的公衛資源,並失去賴以為生的土地。以調停和救援之姿進駐的維和人員和援助機構,用救濟資源購買女人和兒童的身體。「駐紮」(佔領)部隊與當地居民之間巨大的權力落差,方便了虐待行為的猖獗。除此之外,維和部隊和援助機構完全可以利用女性和性行為的普遍商品化,以及嚴重的性暴力等這些地區已有的嚴重性別不平等和壓迫。

然而,正是這些「維和」和「援助」機構打下了剝削的基礎。聯合國的絕大部分資金來自帝國主義國家,比如美國(22%)和中國(12%)。這些國家的政府都和大企業一道,在新殖民主義下的地區爭奪資源、土地和廉價勞動力。聯合國的成立是為了拯救二戰後的資本主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等金融機構則監管前殖民地,新殖民主義下的國家被剝奪了任何真正的民主代表權,而帝國主義國家則享有相當大的國際機構否決權。從本質上講,聯合國的存在是為了增加帝國主義國家的利益,並為它們維持經濟主導地位。

資本主義制度需要不斷地增加利潤和擴大市場,這是那些需要聯合國和援助的地區不斷發生政治和社會動盪的根源。民主剛果和許多其它非洲國家被視為採掘企業的樂園,在這個全球資產階級的樂園中,資本家進一步用別人的噩夢換取他們的美夢,在勞動力市場中去除任何阻礙資本流動和潛在利潤的障礙。這種觀點不僅造成了在非洲接近奴役勞動的條件,甚至連強迫勞動的顯著案例也不斷被記錄在案。

權力的問題

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在全球形成主要民族國家間互相對峙的形勢,這些國家的資產階級之間展開爭奪市場、資本輸出、政治與軍事影響力的競賽。聯合國嘗試圖讓各國協調一致(儘管日益困難),在外交的面紗下調解不同國家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利益。 

這使他們能夠在國際上集體維持他們對工人階級的統治地位。

強暴和性暴力是用權力壓制他人,並且在歷史上存在已久的問題。這可以追溯到女性和兒童被認為是「戰利品」的時代。在中世紀之前,女性和兒童被抓起來作為勞動力和性奴隸賣掉。即使在已經廢除奴隸制的社會中,勝利的入侵軍隊的指揮官往往允許他們的士兵「姦淫擄掠」 ,作為他們戰鬥報酬的一部分。這些做法助長了戰爭中的非人性因素,而且不僅限於個別國家,而是在暴力衝突抬頭的任何地方都會出現的一種普遍現象。

系統化地強暴女性不僅是一個歷史特徵,而且是今日的現代戰爭中的關鍵手段——民主剛果、巴爾幹戰爭和敘利亞都有著被清楚記錄下來的例子。專門針對女性和兒童的性暴力,是一種有意識採用的手段,用來糟蹋佔領地區居民的尊嚴。這種做法特別被用來以國籍分化整個工人階級,也被用來合理化其他形式的暴力。

在新殖民主義下的世界,幾千年來女性受壓迫的惡毒的厭女症(對女性根深蒂固的偏見)與種族主義混合在一起,而種族主義正是為了合理化奴隸制和追求利潤以利殖民而發明的東西。境外勢力以維持和平和/或援助而佔領的行為本身,助長了一種錯誤觀念,即當地人民是「野蠻人」 ,無法自己解決這些危機。因此,在發生維和行動的地方,施加的暴力性行為顯著增加的普遍趨勢就不足為奇了。聯合國為資本家在新殖民主義下的世界剝奪一切財富提供管道,然後再以此為正當理由派遣佔領軍協助「無助」和「無能」的人,同時視而不見對部隊持續的暴力行徑。

受害者未能伸張正義

這些令人髮指的罪行的受害者幾乎沒有任何伸張正義的途徑——這並非巧合,而是全球資本主義體系的一個特徵。聯合國佔領軍對當地法律享有豁免權,而這些軍人的母國負責對他們進行「紀律處分」 。總的來說,很難查明他們是否伸張了正義(前提是有伸張的話)。疫情和衝突造成的不穩定局勢,使受害者困在自家裡,這種情況進而阻礙了受害者繼續訴諸司法的機會。

這完美地說明了自由主義國際法律體系的矛盾。在聯合國和世界銀行等機構的合法藉口下,經濟強國可以在全球範圍內佔據主導地位,甚至可以利用「援助」來修改地方法律,但獲得人權和尊嚴的機會卻「外包」給了各地的地方政府來處理。

再多的口頭承諾、承認荒唐行為、承諾聯合國及其相關機構會做得更好,都無法從根本上改變這個對女性和兒童的超級剝削問題。當殘酷的戰爭迫使一般人都開始思考替代方案時,聯合國此時於1950年代成立,其唯一目的是拯救資本主義。

剝削現象有其根源,當新殖民主義世界不懈追逐利潤,它將允許超級剝削繼續下去,並加劇最弱勢族群的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壓迫。

替代方案是什麼?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ISA)反對一切帝國主義衝突,不管有沒有聯合國授權。我們致力於揭露對聯合國的幻想,包括它自詡「維持和平」的說詞和作為救世主的「慈善」 ,我們將希望擺在工人階級和各地的貧困者,也擺在國際工人階級的團結。在這一點上,至關重要的是訴求建立工人和各地社區主導的獨立法庭,在徹底調查世衛和援助機構在民主剛果的侵害行為,有權力追究這些機構人員的罪行。此外,所有受害者應立即得到諮詢服務和賠償。

我們認為,工人階級和窮人應該控制社會生產出來的財富——比如民主剛果的巨大礦產資源。我們也在30多個國家積極建設群眾運動,要求將關鍵產業國有化並交由工人管控,作為邁向社會主義世界的一步。這些財富可以用來創建資源充足的地方衛生保健系統,以及工人和社區領導的維和委員會,以滿足人民在這些極端條件下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