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疆種族清洗與帝國主義衝突——社會主義的立場

林. C/左仁 中國勞工論壇

H&M抵制新疆棉花被曝光後,中國的國家宣傳機器立即發動起來,對這些外國品牌進行了批評和攻擊。中共的論點主要集中在「外國品牌發佈虛假言論」和「新疆沒有人權問題」,希望將不明真相的群眾煽動起來。接著,大量的網民和公眾人物出來表態,宣佈停止和這些品牌的合作,或者表態再也不會購買它們的商品。

無疑中共正在煽動民族情緒,轉移群眾對政權的憤怒。但國際資本所謂的人權抗議,也只是為了地緣政治利益,以博取民意換得更值錢的商業籌碼。而在此次爭執中下場的雙方,沒一個會真正關心新疆勞工的處境:無論是從中國其他省份到新疆打工的農民工,還是新疆本地的維吾爾族勞動者。

儘管事端是由共青團所挑起的,但是中國官方並沒有承認「號召人民抵制」,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否認了政府煽動抵制外國品牌的說法。因此,現在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網絡上各種宣傳和號召抵制的言論鋪天蓋地,但實際上除了H&M以外的所有品牌幾乎都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的影響。

新疆的集中營和強制勞動是事實。自2018年以來,一場大規模工業擴張開始進行,數百家工廠被迅速建造,這些工廠就建在「再教育營」附近。政府政策文件顯示,政府擴大召集少數民族加入採棉業,並通過「勞動力轉移」使他們去到指定地點工作,以減少依靠成本較高的外省季節性勞工。同工不同酬是已種族歧視,這還未計算新疆強大的監控系統,到處都是警哨站和鏡頭,不是大規模種族壓迫、清洗又是什麼!

人民對抵制的態度變化

跨國企業並不是無辜的。它們高舉「企業道德」來掩蓋自己罪行,但奴役工人和極端剝削同樣劣績斑斑。它們憎惡工人加入工會,因此來到禁止獨立工會的中國投資。唯利是圖是它們的本性,在新疆也是如此。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指出,在財富美國500強榜中,50間美國企業在新疆都有投資,而近70間歐洲企業都有在新疆經營。

此前,在中日釣魚島衝突的時候,人民曾在愛國主義的宣傳下大規模走上街頭抵制日貨,部分地區甚至有日資工廠零星的罷工,當中至少有一處,工人們要求獲得成立獨立工會的權利。這也是中共害怕任何大規模抗議的原因,以防他們發展出自己的訴求。在2017年中韓薩德衝突的時候,人民也在愛國主義的宣傳下開始抵制韓貨。2012年抵制日貨過程中,還伴隨著對日本品牌商品的暴力行為,這其中又以打砸日本車為主。最嚴重的一起暴力事件是,年輕的農民工蔡洋在遊行中用自行車鎖砸壞了一輛卡羅拉,並將車主打成重傷。

但在本次抵制洋貨的運動中,中共似乎不敢大放綠燈讓群眾上街,因為習政權最害怕任何運動都會失控。有少數人到H&M的店鋪外面舉標語抵制,但在規模上完全無法和之前的一系列抵制運動相比。在鄭州的H&M門店,有一名女子手持標語抵制H&M,但周圍的顧客並沒有搭理她。之後,她被商場保安趕走。

I46HDHL3CZBY3BTTG7SIT2BBMA.png.jpeg

目前,對洋品牌的聲討和抵制幾乎只停留在網絡上。有些人也許是真的接受了愛國主義宣傳,但更多的人是為了炒熱度為自己吸引流量。愛國分子在賣NIKE和Adidas鞋的直播間里惡意留言,並聲稱要「舉報」甚至用「人肉」的方法將他人的隱私爆出來。再加上中共對網絡言論的管控日益加大,人們在網絡上不敢直接質疑愛國主義,呈現出「只有一種聲音」的假象。

抵制行動影響到了群眾的日常生活,因此群眾開始用腳投票。在網絡上,除了H&M被官方「封殺」了以外,NIKE等品牌的商品熱度不減,在新鞋限量開賣中34萬人迅速預購,在鄭州的門店大排隊伍。

毛派對抵制的討論

過去,愛國主義在群眾之間有很大的市場,可是今天我們看到,人們越來越不被這種虛假的宣傳蠱惑和煽動了。中共的抵制運動主要是由上而下的,群眾最多因為恐懼氣氛而被動和應,但沒有積極響應愛國行動。人們甚至開始關心起這些洋品牌的中國僱員是否會失業。愛國主義的熱度在網絡上僅僅持續了不到一周就偃旗息鼓了。國族主義的宣傳效果不長,在私底下,人們也很少討論起這個問題,更多地是轉移往對於更切身的五一長假期調休安排的不滿之上。

一系列毛派論壇和毛派網站誤以為中共的抵制洋貨是可以用來反對跨國資本,而不明白這場只是中美之間帝國主義的衝突。他們對本次事件的討論主要集中在反對外國資本家和抵制的方法上,但忽略了中共鎮壓和中資剝削工人是同等罪惡。他們甚至站在民族主義的立場,以為壯大中資可以減低對工人的剝削。

部分毛派的分歧只在於多或少地支持抵制,例如討論被外國企業雇傭的工人,他們認為全面抵制會影響到這些工人,因此不能全面抵制。也有人談到了反對激烈抵制,他們認為這種暴力抵制會導致中國人的內鬥。但他們都只是或多或少的支持中共的民族主義,並不能提出一個團結工人階級對抗中美帝國主義的國際主義立場。只有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有站在國際主義的立場上,揭露跨國企業「忽然良心」的虛偽,同時反對中共抵制洋貨的宣傳。我們主張工人階級團結中美以至世界工人來抵抗民族主義,共同反對中共和跨國企業的鎮壓和剝削。

此外,毛派幾乎沒有談到、甚至否認新疆的民族壓迫。他們轉發了大量官媒為新疆的辯護來表明自己的立場。中美衝突是帝國主義衝突,但毛派單純只討論西方國家的資本家,不討論本國的階級和民族壓迫。

兩個帝國主義之間不必選一個

尤其在帝國主義衝突的年代,這是更嚴重錯誤的。他們平時喊著無產階級的口號,但在中國和其他國家發生衝突的時候,就馬上轉到支持國家機器這一邊來,而忽略了中國國家機器同樣在剝削無產階級。無產階級應該作為獨立的政治力量取得解放,而不是在中國或者美國這兩個帝國主義國家之間選一個。

真正的社會主義者會主張漢族、維吾爾族以至世界工人團結鬥爭,停止帝國主義衝突。我們反對中共的民族主義宣傳,也反對任何一國資本的剝削。只有團結起來起來推翻資本主義,為了真正的社會主義社會而鬥爭,才能徹底消滅民族壓迫和資本剝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