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國際勞動節:組織起來為國際社會主義而鬥爭!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向全世界的社會主義者、工會運動人士、以及所有反抗資本主義與壓迫的戰士們致以五一節的問候!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 聲明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向全世界的社會主義者、工會運動人士、以及所有反抗資本主義與壓迫的戰士們致以五一節的問候!在一年多的毀滅性全球危機期間,許多國家的勞工運動都因新冠疫情而受到限制,之後2021年的五一勞動節就在目前一個極為重要的反資本主義抗爭背景下到來。以下是我們在社會主義正義黨(ISA瑞典)週報上發表的宣言,來紀念這一時刻。

第二國際在1889年的成立大會上決議在第二年舉行「爭取8小時工作制」的示威遊行。

最初,五一活動是自發的;並且,儘管1890年的5月1日是週四,示威仍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並且在一些國家成為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工人示威。

40%的哥本哈根工人參與了示威。在斯德哥爾摩,5萬名工人聚集起來參與了在耶爾德特(Gärdet)舉行的示威集會。在倫敦(5月4日周日示威地),參與工人高達30萬人。此後,五一成為了全球工人抗爭之日,早在1891年,第二國際就在其第二屆大會上決議,反戰將成為來年五一的示威主題。

今日,五一節的國際主義和勞工團結有前所未有的象徵意味,這就是為何我們呼籲:組織起來,為國際社會主義而鬥爭!

資本主義制度的強取豪奪造成的疫情夢魘,徹底暴露了數十年來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和全球資本主義競爭帶來的災難性後果。在需要全球協調一致行動時,資本主義卻回到強調民族國家的思維,政府政策愈發具有民族主義色彩,這些加上對利潤的追逐,妨礙了疫情控制、疫苗的生產與分配。

這次危機已然改變了時代。由於擔憂如1930年代式的經濟崩潰和社會動亂,各國政府被迫放棄緊縮政策,轉而在和平時期進行大規模的經濟開支。即使是作為歐盟緊縮政策的原教旨主義者之一的瑞典政府,也被迫廢棄幾十年來的具有憲法性質的新自由主義預算規定。

這些大規模財政支持行動避免了全球經濟衰退率達兩位數。但正如聯合國貿發會議在其2021年3月的報告《才出龍潭,又入虎穴?》中,標題「2020年:災難性之年」下指出的:「2020年全球產出較疫情前趨勢的下降,意味著收入受到空前規模的破壞,損失金額預計將達到5.8兆美元,而且在改善收入分配更為緊迫之時,原本就已經處於脆弱狀態的人口將受到巨大的衝擊。這個時代急需一個收入分配合理的狀態。這種損失將持續下去,因為即使是最樂觀的增長反彈預測,也無法彌補未來幾年內的收入不足。」世界達到了空前的不平等,腐朽資本主義制度的寄生性愈發增長。

與此同時,2020年發出了一個恐怖的警告:全球氣溫正迅速地上升至高於工業革命前2攝氏度的水平。2020年是有史以來最熱的3年之一,疫情封鎖期間暫時減少的溫室氣體排放對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沒有明顯影響,而今年的排放量更將再次增加(根據國際能源署的數據,將增加5%)。

美國氣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對上週由拜登政府主辦的氣候峰會的總結是:「還不夠,但我們能做到最好。」克里的聲明和峰會的結果進一步證明,在資本主義及其政府主導下,世界正被帶向災難。

氣候和環境危機需要社會主義的應對方案,正是資本主義及其對人類、自然和動物的掠奪,阻滯了這一愈發緊迫的轉變。

日益全球化的群眾鬥爭,包括 2019年及其後的抗爭,加之氣候鬥爭、女權浪潮、反種族歧視抗爭,我們看到了勞工運動中出現社會主義復興的新意識和新希望。為了改變制度並致勝,這場鬥爭應是以參與人數和必要的政治綱領為基礎的組織行動。

ISA與大家一道,希望建立群眾運動,有力量和能力去廢除資本主義制度及其壓迫與剝削。或如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8年為世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工人國際組織(共產主義者同盟)所撰寫的《共產黨宣言》中所言,此言在五一勞動節中貫徹始終:「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 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