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專法同婚兩週年,平權解放未完式

宇宙感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台灣)

同婚通過兩週年了,需銘記在心的是,同志平權現階段的成果,是從2016年23萬人上街頭反對保守勢力開始,以及一次又一次的站上街頭爭取而來的。如果沒有當年23萬人的群眾抗爭來反對當時反同勢力的歧視性言論與社會壓力,民進黨會順應當時保守的地方勢力與長老教會的要求,落實更不徹底的同婚權。

然而,由於同志運動缺乏由民主架構組成的群眾性組織來動員宣傳、集體決策同志平權運動方向。面對2018年底反同公投的攻擊,當年只有社會主義者繼續在街頭指出同婚專法的不足,堅持民法同婚的訴求。然而許多NGO拒絕批評專法方案,這部歧視性的同婚專法留下了不平等之處,包含:沒有跨國同婚、沒有雙親收養權、沒有人工受孕權。此外,職場歧視仍然存在,同志咨詢熱線和婚姻平權大平台今年調查顯示,近四成受訪者表示有同事曾發表對同志不友善的言論,超過五成受訪者稱公司缺乏針對同志或性別友善的措施。ISA台灣主張工會要為職場同志平權鬥爭。

跨國同婚

全世界27個爭取到同婚的國家中,只有台灣不承認跨國同婚。過去台灣政府以涉外婚姻須以雙方母國承認為由拒絕跨國同志婚姻,但這卻是虛偽的藉口!因為當2010年柬埔寨禁止台柬婚姻之時,法務部直接排除柬埔寨母國的規定,宣佈雙方可以直接在台結婚!當然,法務部當時首要是為了維護跨國婚姻仲介的利益,而不是婚姻自由。

今年一月司法院提出讓跨國同婚能被承認,卻不包含中國與台灣同志伴侶結婚的同婚權,我們可以看到性別歧視、國族分化的意識形態阻礙了同志平權解放鬥爭的前進。中共正在推行男子陽剛化的宣傳,加強對同性戀者的歧視。如果我們要實現同志平權的徹底解放,沒有理由眼睜睜地看著在習近平高壓統治底下受盡歧視、壓迫的同志斷絕在跨國同婚的民主權利之外。

另外一方面,女同志的人工受孕並不被法律承認,往往工人階級的同志伴侶要花上百萬龐大費用到國外進行人工受孕,或是在非法渠道下——缺乏衛生設備、承擔感染的風險進行。甚至有女同志伴侶到醫院尋求人工受孕,卻遭受醫院歧視性的拒絕,然而異性婚姻關係卻可接受人工受孕,顯然是歧視。

我們需要爭取不論性別、單身或結婚的人,都能使用現代科技自由的人工受孕。對於工人階級的伴侶,在醫院進行人工受孕生一個小孩可能就會先花十二萬台幣的龐大費用,因此我們提出免費的人工受孕權,要達到這樣的願景,就需要透過將醫療全面公共化及民主管理,大幅增加醫療開支才能完全落實。

對於想要有小孩的同志伴侶來說,在台灣現行的資產階級法權中必須先與伴侶離婚,才得以單身的法定身分收養小孩;但另一方面異性戀卻可以不論單身、雙親身份來收養小孩, 可見這是歧視的法律。

多元成家

如果我們要實現徹底的同志平權解放, 我們還要堅持2013年曾經推動,現在卻因保守社會壓力被遺忘的《伴侶法》以及能多人成家的《家屬法》等多元成家的法案,且在多元成家的願景底下,我們同樣認為收養小孩的民主權利,收養權不應限制單身、異性雙親、同志雙親,而要開放予任何形式的關係。

然而對於工人階級同志伴侶來說,阻礙自己收養小孩的不只是歧視性的法律本身,而是低薪、過勞,買不起房、養不起小孩的生活處境,這也正是現時台灣普遍工人階級所面對的困境。美國中央情報預測台灣今年出生率全球最低。因此,我們需要提出落實公共住宅、公共托育、公共教育來減輕工人階級扶養的負擔,讓社會承擔養育小孩的責任,工人階級才能擺脫龐大的經濟壓力下,爭得真正成家權。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主張:

1. 全面落實跨國同婚——包含中國與台灣同志伴侶

2. 同志伴侶適用《人工生殖法》並在免費公共醫療下進行人工受孕

3. 雙親收養權,支持任何形式的關係下收養小孩

4. 工會為反對職場歧視同志而鬥爭

5. 消滅經濟剝削的資本主義,爭取真正成家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