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權之聲冒起 中共獨裁恐懼

卯生/陳昀 中國勞工論壇

在今天的中國,女權主義者被潑上了滿身的污水。打算起訴朱軍性侵的人被扣上了「反華分子利用公眾的善良,躲在女權背後破壞社會穩定危害國家安全」的帽子,發帖呼籲女性平權的人被稱為為受西方思潮影響的和平演變急先鋒——而潑髒水的人認為,既然官方聲明中國早就是一個堅決維護婦女合法權益的國家,那麼凡是壓迫女性的行為都必已被我們偉大光明正確的國家所掃清,還要試圖爭取女性平權的行為都一定是「女拳廢物」、「港獨」(他們認為所有不支持香港鎮壓的人都是港獨!)、「反華勢力」 。

在這樣一個污名化女權運動的過程中, 以「優秀傳統文化」之名崛起的右翼民族主義格外引人注目。他們自認是道德的、正義的,認為中國女性已經得到了足夠的權益和夠高的地位,而女權運動是來自外國、受境外勢力支持、以搞亂中國為目的的。這樣一股右翼勢力的誕生顯然迎合了官方「穩定壓倒一切」的需求;他們口無遮攔地攻擊任何可能對現存秩序有威脅的人,以此來保衛既得利益者的「歲月靜好」。他們辱罵女權主義者是「母狗」,是「收了拜登的狗糧的」,彷彿他們通過污言穢語、通過異想天開,就站在了保衛國家安全免受所謂「境外勢力」侵犯的前線! 

值得欣慰的是,對於通過污蔑、造謠、辱罵、舉報、封號封組維持壓迫秩序的行為,女權主義者進行了堅決的回擊。在校園裡,他們為了將性侵學生的教師清除出教學隊伍進行了堅決的鬥爭;在職場上,他們迎著層層「規矩」的壓制,爭取女性作為女性而應當享有的權益——即使這會為他們帶來無窮無盡的抹黑。無論是「網暴博物館」還是訴朱軍案的當事人,在被人污蔑為「反華勢力」的同時,也依舊得到了廣大群眾的自發支持;而且很多男性並沒有因性別而置身事外——他們也積極參與到了與女性一起鬥爭的行列中去。

女權鬥爭的歷史地位

馬克思主義者不會認為性別問題是「次要」問題,而是明白只要女性沒有得到徹底解放,就沒有社會主義。女性在社會鬥爭中經常處於前沿。歷史上,俄國1917年二月革命正好發生在3月8日(國際婦女節),女工從凌晨開始就出來罷工,提出停止戰爭、結束專政和要求「麵包」等訴求,並有效宣傳令許多士兵轉向革命一方。在當代,中國2018年的佳士鬥爭中,很多核心人物也是女性,其中嶽昕同時是一名公開的女權主義者;今年2月開始的緬甸反政變抗爭中,女性往往是工人罷工和領導運動的主力。喚起性別平等意識,為的不是分化,而是工人階級的最大團結。

自從資本主義復辟以來,中國性別不平等不斷加劇。經濟方面,1990年城鎮女性平均收入相當於男性的77.5%,而20年後這一指標下滑到67.3%。智聯招聘發佈的《2021年中國女性職場現狀調查報告》顯示,女性也比男性更常在應聘時被問到婚姻生育狀況、職場性騷擾、婚育階段被調崗或降薪。#MeToo傳到中國,也讓中國校園性騷擾和性別歧視問題得以向公眾攤開檢視——75%女學生遭遇過性騷擾,很多來自更有權勢的教授或其他上級。在結婚率和生育率急劇下降之時,習近平政權越來越多使用儒家價值觀、鼓吹女性「回歸家庭」,通過「離婚冷靜期」,鼓勵生育三胎而沒有配套福利措施,並加劇審查女權主義帳號和網絡群組、借助右翼民族主義網軍發動攻擊。

2021年恰逢中共建黨百週年慶典,也是習近平爭取第三任的前一年,因此是重要一年。但七一前夕中國社會抗議此起彼伏,令當局對於包括社會抗爭很是害怕、要嚴防死守——這意味著女權鬥爭也會遭到中共有意限制。為了爭取女性權益,除了通過教育和宣傳反對性別歧視(包括工運和左翼內的性別歧視),工人階級也要團結爭取同工同酬、提高工資、獨立工會,而我們也需要反對中共獨裁、爭取社會主義,而中國的女性注定處於這一鬥爭的最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