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假能源轉型 要反資的能源革命

左仁/蘇學嶺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藻礁公投在疫症下延至12月舉行。這場運動挑戰親資能源政策、爭取到廣泛支持,成為了刺穿蔡政府民意泡沫的第一支針。在群眾反對聲音的壓力下,政府提出號稱避開藻礁的外推假讓步方案,但還是不得民心。藻礁公投仍有41.1%支持度,可見蔡政府的政策已受到巨大挑戰。

外推是政府假讓步

藻礁公投運動聯盟認為這是假讓步,堅持遷址。政府寧願加碼到1300億蓋外推三接,卻不願拿來推動可再生能源,本來可以更有效保護環境 ,但只為維護石化燃料利潤、以及讓財團逐利的「備轉容量」儲備發電。「燃氣過渡到綠能」完全是政府用來拖緩綠能放任空污的謊言。天然氣還是化石燃料,雖然燃燒排放的二氧化碳比煤少,但開採時有甲烷逸散的問題,而輸送過程勢必外洩可觀的甲烷,且甲烷的溫室效應是二氧化碳90倍。我們社會主義者反對一切石化燃料,而應該全面採用綠色能源。

蔡政府及財團刻意將三接與廢核對立起來,彷彿讓民眾只能選擇破壞藻礁才能防止核電復辟。其中聯貸給三接營造商的兆豐等銀行聲稱自己支持「非核家園」,這種形象宣傳技倆背後目的只是牟利。

不要假能源轉型,要能源革命

民進黨2030年綠能目標只是要達兩成,但全球可再生能源佔比已逾27.3%,可見台灣的目標遠遠落後。而今民進黨政府為了鞏固支持,跟隨歐盟等西方資本主義國家「2050淨零碳排」(屆時全球將有3.5億人死於氣候異常)。西方所謂「淨零排碳」並不代表著停用石化燃料、全面用再生能源,而是寄望屆時有足夠的科技消除大氣的碳化物,或者讓企業購買「綠色」排碳額。例如,台積電宣佈2050使用綠能和淨零碳排,並在屏東設置太陽能板的同時,卻要摧毀1200公頃的森林。

上述事實已證明「能源轉型」只是麻痺群眾的輿論宣傳。要我們只要靜待政府的部署就會循序漸進解決迫在眉睫的氣候危機。但事實是,若不徹底消滅資本主義制度,由工人階級公共民主計劃經濟,正如2018年聯合國的氣候報告所指,現時的氣候暖化會在八年半內將迎來不可逆的氣候災難。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能源革命」。

批判右翼政黨及NGO

向來為台積電等財團和民進黨護航的台灣基進,卻說藻礁抗爭者只會在家吹冷氣。基進黨完全是民進黨政府的打手,而且其綱領是親資本主義的,它帶著比執政黨「更台獨」、「更開明」的假面具,實際上更加依附著財團,是幫助「吃電怪獸」的企業轉移注意力。絕大部分的耗電和排碳源頭來自大企業。台灣僅10間企業就製造全台逾四成的溫室氣體,其中包括中油、台泥、台積電等。2015年台灣0.1%有錢人的碳排量是50%基層民眾的314倍。

三接外推方案王美花:對短期電力調度有影響| 政治| 中央社CNA
政府的方案招降了部分專家和環團NGO,分裂公投運動。

政府的方案招降了部分專家和環團NGO,例如地球公民基金會、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等,使公投運動陷入分裂。NGO並沒有改變社會制度的替代方案、遑論反對資本主義的綱領,他們將問題去政治化,只能在多個現行體制內的爛方案之中選一個,期望在社會各階級的利益之間找一個「平衡點」。但在資本巨獸與受壓迫的群眾之間找平衡點,就是自然成為壓迫者的幫凶。

什麼是能源革命?

從我們ISA分裂出去的「國際社會主義前進ISF」採取了機會主義、改良主義的NGO立場。他們將解決氣候危機與推翻資本主義割裂開來。在其刊物《盜火者》創刊號的一文《能源轉型如何走得更盡善盡美(!!)》裡,指「政府需要拿出決心」加大投資綠能。他們認為,只要苦口婆心地勸喻民進黨政府,使他們加大改革力度,而不需要從資本家手中奪回整個經濟,也可以「民主管理」能源轉型。真正革命社會主義者的任務不是要階級敵人下決心做好事,而是向群眾揭露資產階級根本無心、無能解決危機,從而動員群眾鬥爭徹底改變制度。

真正的能源革命將會直接打擊資本家的利益,也會挑戰藍綠白政黨的利益,因為群眾鬥爭、向財團課重稅,這些必然受到資本家的抵制甚至撤資。因此能源革命運動必須將電力、運輸、金融和所有關鍵產業民主公有化,意味著剝奪資本家的私有財產,才能交由工人階級與受壓迫族群共同民主控制。否則權力一天在資本家手中,普通民眾沒可能有效監督。在民主公有制下才可以全面改用綠色能源、廢除所有石化燃料,並以民主計劃來改組經濟。只有國際的社會主義共同合作,才能解決跨國的氣候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