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房租鬥爭勝利!政府因租金市場化決定而倒台

2021年6月21日星期一是瑞典歷史性的一天。瑞典政治史上第一次有首相因國會不信任動議而下台。拉倒政府正是自下而上反對市場化租金的鬥爭,勒文(Stefan Löfven)政府實施右翼政策,最終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Elin Gauffin 社會主義正義黨(ISA瑞典)、「反對租金市場化」運動全國發言人

6月21日早上8點,在抵抗運動最前沿的獨特草根運動「拒絕市場化租金」的抗爭份子,聚集在斯德哥爾摩國會大樓外的錢幣廣場,支持不信任動議。

「現在——我們要阻止租金市場化!」和「我們的租金太高了——拒絕、拒絕租金市場化!」等口號和演講迴盪在正在倒數計時的錢幣廣場,到場的運動參與者期盼著不信任動議的通過。場面氣氛充滿戰鬥氣氛,示威者有著我們即將贏得重要勝利的感覺。

相比之下,主要的自由派報紙《每日新聞報》總結道:「今天,十年來最重要的住房改革落空了」。在這場鬥爭中,社會主義者、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社會主義正義黨成員發揮了關鍵作用。

一月協議

在2018年9月的大選後,經過131天的談判,社民黨和綠黨組成的政府由勒文擔任首相。政府的組建基於這兩黨與兩個自由派政黨之間達成的73點「一月協議」。該協議包括一系列新自由主義反工人政策:讓雇主更容易解僱工人、取消對高收入的特別稅、同意不限制社會福利部門的私營盈利企業、允許公共就業服務私有化、增加對富人家庭服務的補貼等等。

我黨——社會主義正義黨(ISA瑞典)從一開始起就反對該協議,以及反對在此協議基礎上組建的政府,並主張重新大選。我們呼籲租戶聯合會主動採取行動,召開群眾集會、定下全國抗議日。然而,左翼黨認為社民黨政府沒有右翼政府以及種族主義的瑞典民主黨那麼差,因此沒有投票反對新政府。儘管協議中甚至有一段列明左翼黨在政府任期內不得影響瑞典政治,但左翼黨還是投票支持了新政府。左翼黨沒有就該協議被諮詢。

在此協議的基礎上,政府開始實施比2006-2014年右翼政黨組成的政府更加右翼的綱領。除了上述幾點之外,他們還大幅增加了軍事預算、限制了罷工權、並繼續推行包括大規模驅逐出境在內的反難民政策。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地主、業主和右翼政黨長期以來一直希望將租金市場化。1945-1980年改良主義年代的住房政策已逐漸被拋棄。公共住房已高度私有化,國家計劃被廢除,補貼消失殆盡。然而,在租戶聯合會和房地產聯盟以及公共住房公司之間的談判制度基礎上,租金仍然受到管制。

一月協議計劃為新住宅引入租金市場化,業主有權設定任何他們想要的租金而無需談判。這最終將為所有出租住宅的租金市場化鋪路。

我們社會主義正義黨很早就認定以這議題來發起運動、動員群眾。我們利用租金這個議題,引導社會當中日益增長的不滿、反對通過削減和私有化迅速擴大不平等、惡化生活條件的情緒。在私人房地產公司進行「假重建」的地區,租金已經上漲40%至60%。與此同時,我們的成員在哥德堡和斯德哥爾摩部分地區組織的活動,動員了租戶並取得了勝利。

早在2019年春,我們就成為哥德堡和斯德哥爾摩反對市場租金新提案的群眾動員的推動力。

當租戶聯合會在全國範圍內拒絕加入運動或進行認真的抵抗,甚至開除了瑞典西部的該聯合會主席、社會主義正義黨成員Kristofer Lundberg時,這個獨立運動採取了新行動。

2021年初,運動進一步擴大。我們知道瑞典政府關於市場化租金的官方報告將於5月底發布。許多當地租戶聯盟和活動家以及大多數左翼人士,包括左翼黨勢力較強的地區,都加入了這場運動。

這場運動已成為對政府的最大挑戰,運動的地方委員會遍布全國。從1月開始,群眾在網上舉行視像會議。4月18日,有160場地方抗議活動組織了起來,雖然規模因新冠疫情相關限制而不大,但獲得了當地媒體和社交媒體上的廣泛報導。

6月3日至5日,在報告提交後,新的抗議活動又再組織了起來。這一次,全國性媒體也報導了此事。很多租戶意識到了租金市場化的威脅。大家都知道芬蘭實行租金市場化後,赫爾辛基的租金上漲超過40%等事實。

這場運動和群眾的情緒也給左翼黨和租戶聯合會帶來了壓力,比如斯德哥爾摩的許多左翼黨和租戶聯合會的活動人士都很活躍於這場運動。斯德哥爾摩地區的整個左翼黨以及斯德哥爾摩主要地區的租戶聯合會組織都參與這場運動。在包括哥德堡在內的其他主要城市,左翼黨並沒有積極參與。左翼黨參與運動的水平和該黨融入資產階級建制的程度,在全國各地都有很大差異。

自下而上的壓力,以及下一次預定在一年多後進行的選舉迫在眉睫帶來的壓力,意味著左翼黨看到了機會,擺脫其在議會中作為「現政府門毯」的屈辱角色。該黨堅持其「紅線」,威脅道如果提出市場化租金,該黨將撤回對政府的支持。

最後關頭的改變

政府企圖將其描述為僅涵蓋新建住房的「有限度提案」,但這完全失敗。所有人都明白,這只是租金全面市場化第一步。如果它是如此有限,為什麼政府要冒著自己未來因此而垮台的風險?

經過之前支持政府而來的妥協,左翼黨終於堅定起來反對租金市場化。許多人也看穿了政府建議租戶聯合會和房地產公司就這個問題進行談判​​的的第二次嘗試,因為這種「談判」是在市場化租金的威脅下進行的。

不信任投票也得到了右翼反對黨——溫和黨、基督教民主黨和種族主義的瑞典民主黨的支持。媒體已經用此事來聲稱左翼支持這些政黨,或為這些政黨組建新政府開闢了道路。

但正是現任政府的政策為右翼打開了空間。這些政黨通過妖魔化移民和貧困工人階級地區來操弄不滿情緒,而真正造成福利遭破壞的罪魁禍首,正是銀行、富人和他們的政黨。

這是我們現在建立的那種可以挑戰右翼的草根運動。第一輪反對市場化租金的勝利,應該是反對整個右翼議程的群眾運動的開始。

鬥爭仍在繼續

現以成為前首相的勒文有一週的時間來宣布是否會進行多輪談判或額外的選舉,而這種情況之前只在瑞典發生過一次(1958年)。

這場鬥爭對一月協議造成了致命打擊,如果勒文重新回朝,他就必須收回市場化租金的提議。

這場政府危機的焦點一直是階級問題,整個政治建制都動搖了。市場化租金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與所有右翼政黨不同,我們期待下次大選。

租金市場化的反對、對階級正義的追求,以及6月21日的事情增加了大家的自信,並帶來了希望。現在最好的結果是,在接下來的大選中強化所有反對租金市場化和右翼政治的政黨。「反對租金市場化運動」將部分地重組為支持左翼黨的競選運動,但我們仍計劃組織在9月的群眾抗議。現在,左翼黨的社運分子有了更多的支持,許多人讚賞道,終於有人站出來支持工人、會願意抵抗了。

瑞典政壇的平靜期已經篤定結束。廣泛的工人階級長期處於鬥爭的休眠狀態,到目前為止還未開始行動起來,而是旁觀局勢發展。但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正在製造出重要機遇和社會動盪。

社會主義正義黨主張把鬥爭運動和必要的社會主義政治替代方案連結起來,而運動也需要擴大。住房是公認非常重要的議題,這必須要與其他同樣緊迫的議題——教育、醫保和氣候等聯繫起來。我黨與ISA保持對話,並需要密切關註今年夏天的政治發展,看看我們如何在保持獨立性的同時,擴大我們跟左翼黨的工作和合作空間。

2 thoughts on “瑞典:房租鬥爭勝利!政府因租金市場化決定而倒台

  1. 大一統理論/施百鴻 says:

    重點在於革命剝奪(沒收)房地產私有制 ,把私人房地產轉為公有化產權在改造成社會住宅或公租房,公租房收來的國家總地租轉為無條件基本收入或社福津貼,這種狀態的租金市場化就不會剝削人,因為正負相互抵消方法,列寧在國家與革命中也認為社會住宅租金不能是零(需要考量補償維修成本和城市級差地租調節供需),但私有產權的住房最後地租都變成房東的剩餘價值利潤流入私人口袋,因此沒收私人地產並革命建立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是最好的方法
    我在這篇文章有說明
    http://blog.udn.com/rinoalove486/127091879

    簡單來說就是

    ▲社會的勞動被少數地主佔有成為地租,有一個解決方式政府蓋永遠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或公屋,然後這個住宅租金以市場定價,出價最高的標得租房權,把收來的租現金流加入社會總地租資金池,這個資金池除以全國總人口變成無條件基本收入的平均值返回給人民,以平均法退還給每個人,這樣地租越大他的正反饋效應越大也就是每個人無條件基本收入越多就抵銷掉租房的成本,正負的現金流互相抵銷每個人繳的租金=0元,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用級差地租調節不同地段區位的租金,而且公宅不需要估價師這就避免了官僚主義,要租在最好的位置上就要多付出超過無條件基本收入的金額,而住在3-4線城市租金可能少於無條件基本收入額,就是你賺到的補償金,而住在平均房租的地段上就剛好抵銷等於免費,另外租約不能訂太長最多只能租5年,5年後重新競標出價最高你可以重新得標一次只是租金價格更新為5年後的市場價格,否則有人可以利用時間套利70年前低價買入租約然後永久壟斷住在這裡

    各國社會住宅制度的弊端

    1.新加坡組屋制度的弊端

    新加坡的組屋制度長期的問題在於,因為沒有考量供給和需求是動態的,城市每個地區的級差地租都不同,所以組屋供給和需求不能平衡,「價格管製造成短缺」不能很靈活的選位置(選擇要住城市中心還是遠一點)也需要長時間排隊,加上半私人產權的存在,本國國民還是可以收租,也就是租房給外國人,造成外國移民房租偏高,那麼這本質上還是一個半私有制,剩餘價值被私有化

    2.蘇聯赫魯雪夫樓制度的弊端

    蘇聯的赫魯雪夫樓制度包括古巴和北韓,1980年但中國房改以前的單元房其實都是學蘇聯的赫魯雪夫樓制度當年是在官僚計畫經濟體制之下,也就是官僚決定誰是國企員工誰就能進城工作誰就分配政府的住房,雖然私人沒有產權,結果還是造成嚴重資訊不對稱資源分配不公和圖利特定少數利益團體的結果

    3.美國房地產制度的弊端

    美國除了房地產稅率造成上面那些難題以外,人口密度很低的原因在於城市地租的存在導致大量中產階級搬到郊區別墅居住,這就浪費大量石油和能源和強迫窮人購買汽車,而汽車貸款就佔拒窮人生活成本,因為人口密度低美國地鐵系統和公共交通不發達並且只有紐約洛杉磯等大城市才有,美國房地產私有化和前面提到的房產稅是不可能定價的,這套制度運行下來造成能源消耗量巨大和半強迫每個人買汽車造成的高成本、環境破壞和浪費又是一個問題

    4.中國土地使用權(地上權)制度的弊端

    因為中國在90年代因為改革開放而房改出現商品房,房改前最早人民沒有私有產權,房子都是公家分配的赫魯雪夫樓類似古巴和北韓稱為單元房,而中國大陸憲法規定土地國有化,因此土地是不能私有的,這是新中國革命後的正當性成果,於是官僚就想出一個辦法把地下權也就是土地使用權出讓70年,讓土地出讓拍賣成為地方政府稅收來源,房主在購買後這70年沒有地下權但有地上權,但是這套制度因為出售時間長達70年因此實際運行上就跟私有土地制度的權力一樣了,比如說上海20年前房價只有現在30分之1,而地租(房租)會始終佔有人均GDP一定比例,因為20年前沒人能預測上海20年後人均GDP會多高,因此早期低價購入70年地上產權的房主就獲得暴利,是以20年前的地租購來購買一種地上權(近似於私有制地價)因為房租或地租是一種隨社會生產力擴張佔有其他人勞動的生產關係,所以私人佔有的社會勞動(地租或房租)隨人均GDP的擴大而擴大,食利階層和小資產階級也就跟著擴大,相對的無產階級就被這些小資產階級剝削,地租漲了20倍 那麼根據馬克思的公式 「房價=年地租/地租收益率」在利息率或地租率不變的情況下房價會上漲20倍,如果地租淨收益率就是公式當中分母隨市場降息(不考慮銀行槓桿的情況下)而減少,是央行本質上被動依造市場價格定價的,那麼利息率的和地租率的差額就存在套利空間,地租率一樣會受到利息率的下降而下降,房價也會上漲,這是馬克思分析出來的兩個土地價格上漲機制,1.第一個機制因地租增加造成土地價格上漲和2.第二個機制因利息率或地租率的下降土地價格上漲,大陸最近幾年的房產調控政策是治標不制本的,比如限購(搖號)本質上是一種價格管制會人為造成短缺導致排隊很多年,限貸限制貸款成數(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房地產槓桿率降房價)但是市場還有其他套利機制,而還有人全現金房,本質上都沒有解決房地產私有造成人口從限制農村往城市流動的人口流動限制問題,因而造成之前說的城市化率速度下降、地租被房產主私有化、社會勞動生產率下降或經濟增長率放緩,總之不廢除房地產私有制不可能真正圓滿解決問題,那房住不炒最終就不可能實現,只要房地產是商品,就存在價格套利機制(投機)或者剩餘價值現金流(地租)

    為什麼應該這麼做的原因在於城市級差地租的本質

      級差地租是城市地租的主要形式,它與農業級差地租由土地肥沃程度、位置不同和投資差別所形成的優劣等級不同,城市級差地租主要是由土地位置和投資所決定的。城市中的地塊,位於市中心還是市郊,其地租水平有極大差異;而任何地塊又都可以通過基礎設施建設來增加收益,形成級差地租;如果原來的土地區位優勢差距消失了,新的更大範圍的區位優勢差距又會出現。因此,級差地租永遠是城市級差地租的主要形式。根據區位和投資的不同,城市級差地租分為兩種:級差地租Ⅰ是由城市土地位置的差異引起的超額利潤,在我國應當完全歸於國家;級差地租Ⅱ是由於國家或企業在地塊上進行投資使土地增值而形成的。其中由國家投資的部分應當歸於國家。級差地租一般都產生於土地經營的壟斷特點。

      城市級差地租可以分為巨集觀和微觀兩個層次:

      (1)巨集觀層次的級差地租是從城市在全國分佈中的比較而論的,包括以位置差異為基礎形成的城市區位級差地租、由產業投資與公共設施投資因素綜合形成的城市功能級差地租和依賴城市規模經濟集聚的“自然力”形成的城市規模級差地租。

      (2)微觀層次的級差地租主要指一個城市內部的級差地租,一般按形成要素分為區位、產業和公共投入部分,與經濟高位區(市中心、副中心、商業繁華街等)的距離是城市內部綜合級差地租形成的重要因素。

      在完善的市場經濟條件下,城市級差地租的存在會使各類選址形成自由競爭,從而導致效益最高的單位佔據市中心位置,效益比較高的單位佔據市中心以外的位置,而效益較差的產業和居民區則處於接近市郊的地帶。

    城市土地租金的特點

      城市土地相對於農村土地,其經濟特性主要有:

      (1)稀缺性。城市土地隨著經濟發展越來越相對缺乏;

      (2)報酬遞減性。城市土地上的建設樓層超過一定限度,投資利潤將持續下降;

      (3)儲蓄性。城市土地能起到一種儲蓄銀行的作用,一般不會貶值;

      (4)區位性。城市土地的“地段”極其重要,位置常常是決定其租金和價格的關鍵性因素;

      (5)交通依賴性。城市土地的交通條件極為重要。

    城市土地租金和農業土地租金的比較

    l.城市土地租金的形成依賴於社會條件。農村土地的利用,雖然也要投人勞動進行開發,但農作物生長更多地依賴於土地的自然條件,因而農業地租的形成與自然條件的差異關係密切。而城市土地是作為具有城市功能的土地發揮作用的。城市土地則需要人們經過長時間的開發,投人大量土地資本改良原有狀態,也就是由社會條件形成的。例如,要使荒地或農業用地轉變為具有城市功能的土地,必須進行平整土地,興建道路、橋樑、供電供水等管道,建立排污、排漬、交通、通訊等基礎設施等多方面的土地開發活動。通過對土地的投資,使土地資本與土地物質相結合融為一體,成為適合於建設需要的城市土地。城市基礎設施越健全,交通運輸越發達的城市地段,其土地資本含量就越高,土地價值和地租、地價也越高。可見.城市地租主要是由社會條件形成的。

    2.城市土地租金來源於平均利潤形成之前的扣除。無論是農業土地租金,還是城市土地租金,其實體都是剩餘價值,但作為農業地租和城市地租的剩餘價值有不同的來源渠道。在農業生產中,由於土地所有權的存在,阻礙著非農業資本向農業轉移,使農產品能按照高於生產價格的價值出售,由這種農產品價值高於生產價格部分而形成的超額利潤,轉化為農業絕對地租。而城市各產業部門,由於資本的轉移和利潤的平均化,使那些有機構成低的部門的超額利潤,不可能轉化為城市地租,因而只能在剩餘產品的價值中先扣掉地租部分,然後再參加利潤率的平均化,最後形成平均利潤。

    3.城市土地租金往往與建築物租金難以分割。由於城市土地的主要用途是“給勞動者提供立足之地,給它的過程提供活動場所”,因而城市土地的開發利用,必然離不開地面建築物的建設。地產與房產不可分割的特點,決定了地租與房租、地價與房價的密切聯繫。商品房產權的買賣、租賃,包含著土地產權的買賣和租賃,地租、地價往往隱藏於房租、房價之中,地租、地價的變動又為房租、房價的變動所掩蓋。正是由於地租與房租難以分割,在土地產權和房屋產權不清晰的場合,往往造成城市地租被土地使用者所佔有,也給城市土地投機提供了可能。

    • 大一統理論/施百鴻 says:

      之前有網友回覆我:孫中山本來講的也是徵價制的土地漲價歸公,徵稅制的土地增值稅是後來國民黨為免地主階級失利太多反彈而搞出來的玩意兒呢。

      我的回答:問題在於土地價格是虛擬的,只是資本化的地租,根據金融資產的訂價模型和預期未來的收入給他一個虛擬的價格,在這裡顛倒的社會關係導致顛倒的判斷和做法,你怎麼可能對一個虛擬的價格去抽稅技術上根本做不到,因為價值偏離價格,商品價值取決於生產商品的平均必要勞動時間,在實體經濟商品生產中價格圍繞價值波動,土地沒有價值價值為零但是土地卻有價格,這裡要把土地所有權即商品化土地的生產關係和投在土地上的固定資本投資區分開來,就像解決奴隸被剝削的問題不是去抽「黑奴稅」然後再拿黑奴稅去補貼黑奴生活,而是把黑人商品化的社會關係廢除,房地產商品化也是相同的道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