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資本主義與氣候危機

從德國到加拿大再到中國,洪水和野火都揭示氣候災難的新時代已經到來 

紅流星 中國勞工論壇

在河南省省會鄭州,自7月20日以來,至少有302人因水災死亡,中共獨裁政權則稱其為「千年一遇」的洪水。但事實是殘酷而明確的:氣候危機已經到來,並將持續存在。

伴隨著氣溫和海平面的上升,中國人口稠密的東部沿海地區會面臨被淹沒的嚴重威脅。據估計,如果全球平均氣溫上升2攝氏度,中國4300萬人生活的沿海陸地就可能被淹沒。更糟糕的是,像三峽大壩這樣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可能會因降雨量增加和永久凍土融化而受到威脅。

煤電狂熱

中國是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排放量佔全球的27%。習近平吹噓中國計劃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官方媒體不斷強調,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產國。但是,中共政權所計劃的一切都不足以達到這些目標,更不用說要實現2025年達到碳排放的峰值才能避免重大的「氣候臨界點」,這可能會為地球上的人類生活留下加速和不可逆的影響。事實上,由中國能源基金會和馬里蘭大學在2020年協調的一項研究得出結論,中國必須在2050年前實現碳中和。

儘管中共大聲疾呼要重視氣候問題,但十四五規劃沒有提到具體的可再生能源目標,也沒有計劃怎麼限制碳排放。2020年,中國新建造的煤電產能是世界上其他國家總和的三倍多。數以百計的新煤電廠將被國家能源局開「綠燈」批准。中國66%以上的電力來自於煤炭。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因為以營利為目的的國家電網和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通過宣傳「清潔和高效」煤炭的神話,成功地遊說在十四五規劃中建造數百座新的煤電廠。

這直接揭示了中共的資本主義「商會」式的管治方式,強大的營利性國有能源公司利用國家積累了數十億美元的利潤。但這也與習近平在世界舞台上和黨國內部的地位有關,他的地位在新冷戰和新冠大流行病後經濟停滯下備受嚴重威脅。怀揣著在2020年確保終身執政的計劃,習近平試圖振興國內經濟,這導致他依賴煤電,煤電能讓數百萬人就業,而且煤礦在國內供應充足,不像天然氣、石油或鋰(用作再生能源)發電,必須從其他地方進口。

此外,《彭博新能源財經》駐北京的分析師欒棟​​​​​​​(Jonathan Luan Dong)表示,可再生能源支出的數字是「根本不可能的」。雖然政府報告說在2020年已經安裝了1.2億瓩的風能和太陽能,但幾乎沒有證據看到這對供應鏈的後續影響。國家能源局也選擇不提供2020年的風力安裝數據的數字。在新的帝國主義冷戰衝突中,為了向投資者和潛在盟友進行宣傳繼而對數據造假將導致相互傾軋的資本主義國家在地球生態系統的奔潰中走向共同毀滅。

市場就是問題所在

中國對可再生能源的推動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市場驅動的,它現在擁有第二大「綠色金融」市場,中國的資產階級可以在這裡獲得巨大的利潤。然而,隨著可再生能源規模的擴大,太陽能和風能的價格將開始下降,直到建造新的可再生能源發電廠不再有利可圖為止。這種追逐利潤的邏輯最終使資本主義無法完全過渡到碳中和經濟,這就是為什麼民主計劃經濟是應對氣候變化的唯一途徑。

中共引入的第二個機制是全國碳市場,它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碳市場。所謂的碳市場給工廠設定了碳排放上限,並要求企業在市場上購買「碳污染許可證」才能排放更多污染。但這一政策有嚴重的局限性,目前對所有污染者實行的「污染特赦」,基本上使市場完全是投機性的。其他地方也存在著的類似的、更嚴厲的模式,如歐盟已經實施了15年,但並沒有降低排放量的跡象。

碳市場不起作用的原因是,它們本質上是一種轉移注意力的策略,允許大型污染企業從消費者那裡獲得更多的利潤。這將使像中石化(中國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氣公司)這樣的公司能夠合理化基本商品的價格增加,在化石燃料繼續被開采出來的同時,掠奪超過數十億美元的更大利潤。

就在本週,中石化進行了10萬公噸碳排放配額的批量購買,同時宣佈到2025年將天然氣產量增長60%。雖然他們認為這是煤炭和石油的淨減排,但由於開採過程中的洩漏,天然氣的污染往往比其他化石燃料更大。更糟糕的是,中石化增加天然氣的原因與去年在新疆發現巨大的新天然氣資源直接有關,這為在西部地區進行更多的殖民和剝奪鋪平了道路。

習近平的碳捕集之夢

到目前為止,當局還沒有宣布或啟動真正的計劃來實現2060年中國碳中和的目標。清華大學的能源結構模型預測,即使到2060年,在最理想的能源結構下仍然有16%的電力來自於化石燃料。在預測能源消耗總體翻番的情況下,中共正計劃通過碳捕集技術「抵消」大量的碳排放。

與世界上污染者階級中的很多人一樣,碳捕集被視為資本主義和地球生態系統的「救星」,據稱其可以「抵消」化石燃料開采的成本,並允許這個萬億美元產業持續經濟增長。然而,現有的碳捕集系統目前只捕集了全球排放量的0.1%,擴大該技術的規模看起來是非常困難的。採用率極低的部分原因是回收碳缺乏市場,因為它必須與自然碳競爭。

同樣,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資本主義的邏輯導致幾乎所有主要的碳捕集投資都是由大型石油公司進行的,從埃克森美孚到中國自己的中石化,後者剛剛啟動了一個「百萬公噸級的碳捕集項目」。這是因為81%的碳捕集系統實際上是用在原油提煉的,揭示了碳捕集只是污染者用來洗綠自己並合理化開採更多化石燃料的一種方式。無論是在億萬富翁的獨裁國家還是在資本主義的「民主國家」,化石燃料公司的萬億美元利益都與他們的政治和經濟體係緊密相連,這使得應對氣候無常變化的「政治意志」難以出現。

即使資本主義政府要建立大規模的碳捕集系統,據估計這將需要相當於目前世界上所有耕地的土地。這將為大規模的土地掠奪和世界各地的窮人和原住民的流離失所開啟道路,降低勞動人民的生活水平,而資產階級則繼續「照常過活」。

資本主義與環境破壞

迄今為止,中共政權為大規模破壞環境所提供的理由是經濟需要快速增長。雖然我們知道,勞動人民的實際受益很少,大部分紅利都被中國越來越多的億萬富翁(根據2021年的胡潤榜,中國億萬富翁人數超過1000)拿走了。算進環境清理成本的話,這個狀況就更加糟糕。

根據中共自己的環境保護部在2015年的數據,空氣、水和土壤污染的清理費用將花費6萬億人民幣(9600億美元)。在聯合國2018年的一份報告中,中國從1990年到2015年的人均GDP增長率為58.4%。然而,如果考慮到自然資源的損失和生態系統的不穩定,聯合國的「包容性財富」指數報告顯示,中國的人均GDP只增長了10.2%。中共的國家資本主義雖然能夠調動相對巨大的經濟資源,但仍然存在著對短期利潤的盲目追逐,這對我們的環境造成了不可逆轉的破壞。

中共對日益嚴重的氣候危機的應對是採取一系列氣候緊縮措施,包括上海在2019年實施的垃圾分類的新規則。雖然家庭垃圾是一個問題,但與「污染特赦」下繼續從工廠和發電廠噴出的不受管制的工業污染相比,它真的不算什麼。

然而,上海市政府已經決定迫使勞動人民為氣候危機買單,只要他們不遵循迷宮般難懂的垃圾分類系統,就會被罰款200元(相當於上海市1.5小時的平均工資)。雞骨是濕垃圾,但豬骨是乾垃圾,還有一長串無意義的官僚化規則。受影響最嚴重的是上海的環衛工人,他們不得不加班加點對垃圾進行分類,因為市政府拒絕收集未經分類的垃圾。在沒有利潤激勵的情況下,統治中國的資產階級對確保大眾的宜居環境毫無興趣,只是在垃圾管理成本過高時強加殘酷的生態緊縮政策。

氣候帝國主義

中美新冷戰將在未來幾十年內將進一步明確世界資本主義的陣線。在這裡,雙方都變得越來越虛偽。中國已經資助了從埃及到菲律賓的300多個外國煤廠,而習近平則聲稱「一帶一路」必然是「清潔和可持續的」。由於超過60%的BRI投資用於不可再生能源,拜登政府指責中國將污染外包。但美國也好不到哪裡去,繼續花費數十億美元用於海外化石燃料補貼。雖然拜登已經簽署了一份行政命令,停止對煤廠的補貼,但美國繼續資助比煤更高碳排放的天然氣廠,進一步依賴這種美國現在大量出口的燃料。

為爭奪鋰和鈷等可再生能源資源的競爭也可能會加劇。中國已經獲得了剛果民主共和國一個主要鈷礦的開採權,那里普遍存在童工和奴隸勞動,採礦污染物往往對當地社區造成永久性損害。

同樣,在過去兩年中,中國在南美的鋰礦交易中投資了42億美元。這激化了安第斯山脈關於工作條件和原住民土地權利的階級鬥爭,而龐大的中國國有企業則堅定地站在當地資產階級一邊。雙方對鋰這一製造電池的重要原材料的需求,對製造電池至關重要,是造成2019年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被政變的因素之一,億萬富翁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說:「我們想政變誰就政變誰。」 中共對當地右翼勢力推翻莫拉萊斯政府一事卻基本上保持沉默。

拯救地球的階級鬥爭

擺脫全球氣候災難的唯一途徑是發揮工人階級的力量。這意味著要推翻中共腐朽的億萬富翁獨裁政權,它把超級利潤和其不容置疑的權力置於人民和地球之上。沒有一個民主的計劃經濟,就不可能過渡到一個生態社會,因為資本主義是建立在對於化石燃料的利用上的,並且它會繼續依賴化石燃料作為其增長的核心。

習近平的政權越來越害怕環保抗議活動,因為他明白這些活動對促進工人階級鬥爭和意識的爆炸性影響。過去針對焚化爐和污染性化工廠的抗議活動使數以萬計的工人階級居民參加了充滿憤怒的街頭抗議,最近一次是2019年武漢反對興建焚化爐的抗議。

群眾運動的國際化也開始影響到中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因為全球變暖的危險而變得激進。受到童貝里(Greta Thunberg)的氣候罷課激發,一名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勇氣的16歲中國學生歐泓奕也嘗試進行類似的學校罷課。歐泓奕代表了青年中日益增長的工人階級對環保鬥爭的意識,她說:「大多數環保組織都是對城市裏受過教育的中產階級說話。但我想關注那些被氣候變化直接影響而無法發聲的人。」

當局對歐泓奕的鎮壓接踵而至,中共將她逮捕、審訊,並禁止她回到學校。習近平的「環保主義」已徹底表現為一個騙局,中共害怕有一天龐大的中國工人階級會起來反抗他們對自然的獨裁掠奪。中國的工人和學生必須組織起來,建立獨立的工會和學生組織,並且為民主地大規模控制所有化石燃料行業和其他主導經濟部門而鬥爭,以過渡到一個真正且環保的社會主義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