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塔利班奪權、美帝蒙羞、阿富汗群眾付上代價

帝國主義勢力擔憂他們會遭受的負面影響同時,他們無視了阿富汗群眾

Rob Jones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美國及其盟軍對阿富汗20年的佔領,對於居住在這個國家的人民就是一大災難。至少有25萬人包括戰鬥人員及平民死亡,實際人數可能還要再多。貪污腐敗充斥於政府、警察、軍隊及法院。因毒品發家的軍閥通過行賄一直獲利,然而該國家的人均GDP卻不足500美元。數以百萬計的人通過毒品麻痹自我、逃避現實。雖然城市女性的地位有些提升,但居住在農村的絕大多數仍面對極端貧困和暴力及戰爭的威脅。

我們看到美帝國主義在朝鮮半島、越南、索馬利亞、敘利亞、利比亞和現在阿富汗帶來的一系列羞辱性的災難。數以千計的民眾湧入喀布爾機場,百計的人擠進美國的飛機,甚至一些人為急切逃離這個國家而結果掉落飛機,這些恐怖的畫面都形象地展示出這些事件對美帝國主義名聲的重創。拜登在今年7月談到美軍部隊從越南西貢撤退時說「你不會看到人們被從阿富汗的美國大使館屋頂上吊起來」,而現實卻狠狠打了拜登的臉。

這不僅僅是在拜登延續川普外交政策後對拜登個人的羞辱,也是對美國利益的重創。在塔利班政府拒絕供出策劃了911襲擊的基地組織後,美國在2001年發動了稱為「持久自由」的軍事行動,最初有40個國家組成的聯盟參與,而至今這場戰爭已經消耗了巨大人力及財力。

超過十萬阿富汗軍人,不論是支持政府的或支持塔利班的,都在這場戰爭中失去了生命,另外超過3500名聯盟軍隊中的士兵及許多僱傭軍(個人僱傭的戰鬥人員)喪生,數以萬計的阿富汗平民死亡。

同時美國已經在這場戰爭中花費了2.2兆美元,其中一半都由國防部支出。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有5300億元流入銀行作為戰爭借款的利息。後者的支出更遠高出阿富汗國防部隊的訓練經費(1000億美元)或是一般用於支付西方合同軍及非盈利組織的基礎項目的花費(1440億美元)。美國還將以退伍老兵的賠償及撫卹金和未來許多年的利息支付形式,為這場戰爭繼續支付費用。

戰略競爭

拜登對於美國士兵突然的撤退解釋道,「美國軍隊不能,也不應該打一場阿富汗部隊不願意為自己打的戰爭,並在這場戰爭中犧牲。」當然,儘管美國和英國退伍士兵都在他們的抗議中表達出自己的心聲,對於這個說法許多人會有一定的同情。一名因為戰爭而殘疾的爆彈處理專家在推特上說:「這值得嗎,很可能不值得。我白白地丟了我的雙腿,看起來是。我的同伴們毫無意義地死去了嗎。是的。在我遭遇爆炸的十一周年日,這是沉重的一天。我的情緒、憤怒、背叛的難過衝擊我的大腦。」

儘管拜登試圖通過這種方式解釋美軍的撤退,事實卻是拜登仍然繼續推行川普的戰略競爭策略,旨在為公然與中國開戰掃清障礙。但正相反的是,在喀布爾的這些時間削弱了美帝國注意而加強了它主要對手(首要是中國,但也包括伊朗與俄羅斯)的位置。這些國家肯定對他們自己目前的行動更有信心。

很快,中共政權通過它的喉舌《環球時報》,警告美國在20年後拋棄阿富汗「是否是台灣未來命運的某種預兆」。儘管蘇貞昌回應說:「台灣不會像阿富汗如此潰敗」,但是這些事件加深了人們的憂慮,如果遭遇中國攻擊,美國會不能或不願幫助台灣。

為什麼甘尼政權如此迅速崩塌?

最近一名指責阿富汗政府的國際領導人是北約秘書長史托騰伯格(Jens Stoltenberg),他說「歸根究底,阿富汗政治領導者未能站出來反抗塔利班,未能達致阿富汗極度渴望的和平解決方案。」

經歷了20年、耗費了2兆美元後,包括參與戰爭至2014年的北約在內的帝國主義政權,都未能建立一個穩定而有能力對抗塔利班的政權。五角大樓堅稱阿富汗軍警規模是塔利班的4倍,但這支軍警卻在幾天內就屈服於塔利班。

從一開始美國的手段都是建立在幻想之上,一廂情願認為可以使阿富汗屈服。2006年小布什的國防部長倫斯斐,授權對阿富汗罪犯實施酷刑,並聲稱幾年前「基地組織及塔利班在折磨阿富汗人民。如今恐怖主義訓練營已被關閉,足球場正被用於足球而不是行刑…這都造福了阿富汗人民。」

歐巴馬總統及拜登副總統決定增派軍隊,美軍人數增長到三倍、達到十萬人,他聲稱這樣能在2014年他爭取連任時,終結這場戰爭。後來增援規模減少,因為阿富汗政府軍的部分力量開始攻擊美軍,成為所謂的「內應」。

川普相信塔利班可以通過在多哈的談判達成協議,因此他宣佈將會撤軍,並且現在拜登已經執行了撤軍。在他們的藍圖中,阿富汗政府軍有能力阻止塔利班。最壞的情況下,美國也預計塔利班的攻勢會持續數月。

腐敗透頂的阿富汗政府軍

甚至美國軍隊的西點軍校預計,五角大樓聲稱的軍隊及警察的數目是被嚴重誇大的,而且現存的許多部隊並未經受良好培訓。上層的腐敗導致「幽靈士兵」的普遍存在,這些「士兵」的工資都去到了將領們的口袋。許多士兵都是文盲,每年有25%成為逃兵。在這種情況下,五角大樓裝備政府軍的高科技無人機和用來空襲塔利班的戰鬥機,在美國軍隊撤退後根本不能維持。5月時,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承諾通過線上會議為繼續提供空中支援,這是一個非常可笑的想法,因為在阿富汗幾乎沒有可用的網際網路。似乎這還不夠,大多政府軍人員得工資直到最近都是由五角大樓直接支付,而現在他們許多失去了收入。所以他們毫無反抗能力也並不為奇。

阿富汗總統甘尼如此之快地逃離阿富汗,顯現他根本沒試圖認真抵抗塔利班,這反映了他的政權完全沒有社會基礎。儘管甘尼贏得大多數票數,但投票率低於20%。據甘尼自己稱,90%的阿富汗人每天收入不足2美元。僅有43%的人接受過教育,55%的人缺少清潔水,31%的人缺少乾淨的衛生設備和系統。這個國家的GDP為200億美元,這個數字與美國在過去20年所花費的數目相比微乎其微。假如帝國主義認真協助發展合適的經濟,這些從事毒品貿易或走私(阿富汗主要國際貿易來源)的人,抑或因經濟原因而支持塔利班的人就可以參與對社會有用的工作,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也就沒有發展的基礎。

短時間內,當地一些從鴉片貿易及其他非法操作中獲利的軍閥,以為政府軍會認真反抗塔利班。三個最具影響力的軍閥Atta Muhammad Noor、Abdul Rashid Dostum、Haji Muhammad Muhaqiq一起與政府軍組成反塔利班聯盟。但是當城市迅速落入塔利班手裡,他們很快地就放棄反抗並逃離國外。其他的軍閥當然暫時接受了現實,並倒向塔利班。

帝國主義列強的回應

美帝國主義的羞辱性失敗,拜登的在電視直播中回應當然只是極力想推卸責任。他們與其他的帝國主義列強,例如加拿大、德國、澳洲和英國,都盡快從被包圍的喀布爾機場救出他們的公民及那些為他們工作的翻譯員和其他工作人員。至於伊朗、中國及俄羅斯還有巴基斯坦仍然在維持他們的使館。

各列強都幾乎一致表示他們將靜觀其變,看是否要承認塔利班政府。英國首相強生在一個緊急議會的極其尖銳辯論中說:「未來任何塔利班政府的合法性都取決於它們是否秉持人權及包容性國際認可的標準」。但是西方列強現時已經少有手段能對新政府施壓,去保證它們達到這些標準。

非西方的帝國主義列強,包括中國、俄羅斯、伊朗因這些事件而得以顯著強化。中國恨不得對於美國的失敗落井下石,《新華社》稱之「敲響美國霸權衰落的喪鐘」、「轟鳴的飛機聲與倉皇的撤退人群,映照的是帝國最後的黃昏」。但是這些政權仍視局勢既有挑戰和機會。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只有塔利班在建立了「開放包容、有廣泛代表性的政府」之後,中國才會予以承認。

面對難民的威脅,中國迅速鞏固了新疆與阿富汗之間70公里的邊境。中國擔心,塔利班的勝利會助長維吾爾族穆斯林的地位,因此敦促塔利班要限制維吾爾「東伊運」等組織的活動。

在最近與塔利班的協商中,中國提出了擴大一帶一路項目的可能性,但條件是「東伊運」等組織需要被壓下去。然而,這些項目只有中國能擴展中巴經濟走廊時才有意義。但一帶一路項目似乎因為一些當地反對活動(包括針對中國工人的恐怖襲擊)和巴基斯坦在一帶一路相關債款上有可能出現債務違約而拖延。

中國早已對於阿富汗有著影響。在美國佔領期間中國就是這個國家最大的投資者,部分原因是局勢相對穩定。當地探明的鐵、銅、滑石及鋰礦資源,預計價值高達1兆美元。鋰金屬是生產電動車的關鍵,阿富汗被稱為鋰礦的沙烏地阿拉伯。儘管中阿兩國政府在2007年簽署了開採銅協議,但項目一直被拖延。

未來投資不僅取決於塔利班是否可以保證阿富汗穩定,也取決於巴基斯坦的局勢,因為塔利班的勝利將強化那些在巴基斯坦的反中伊斯蘭組織。也是基於這些原因,中國跟伊朗一樣急切地想要看到塔利班與其他組織協商進而組建一個包容性的政府。

俄羅斯沒有像中國那樣的經濟實力,但它有一支強大的軍隊,並與塔吉克、烏茲別克這兩個與阿富汗有很長邊境的國家簽有安全協議。被稱為「中亞朝鮮」的土庫曼,不得不管好自己的邊境;土耳其則據稱正在加強其邊境的圍牆以阻截難民。

俄羅斯外交部展示出它一貫的偽善。在喀布爾的俄羅斯大使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時甚至評價到,「塔利班接管這座城市具積極意義,並維持法律與秩序」。現在塔利班士兵正在保護喀布爾的俄羅斯使館。

自從塔利班1999年向車臣武裝派遣了兵力支持,塔利班在俄羅斯就被認定為恐怖組織。但這並沒有阻止7月時塔利班派遣代表團與俄羅斯政府談判。引用外交部部長拉夫羅夫的話,俄羅斯也想看到「一個有其他政治力量參與的政府」、「 一個有包容性對話的開始,各個政治及種族團體參與」。它在尋求塔利班保證,不會使一些極端組織流入中亞,並阻止難民大批湧入。由於收到與塔利班戰鬥的塔吉克士兵正負責巴達赫尚省邊界的另一邊巡邏的消息,俄羅斯已經派出7000人部隊加強塔吉克共和國邊境。

錯誤對比

許多人把這一場景與1975年美國從越南西貢撤退進行對比,這可以理解。但當時作為第一次冷戰高峰的情況完全不同。舊冷戰是發生在兩個不同的政治及經濟體系之間——資本主義帝國主義與非資本主義的史達林主義集團。越南戰爭代表是殖民地人民與資本主義決裂的鬥爭,而基於農民和群眾的鬥爭應得的土地改革和計劃經濟元素也是國際工人運動的勝利。但美帝國主義現在的失敗,不僅增強了另一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列強——中國,並也導致了反動的、宗教及幾乎是封建主義的力量上台。

其他人也想起上一次在1989年蘇聯從阿富汗的「羞辱撤退」。中國政權還得意地說:「阿富汗是帝國的墳墓」——雖然從馬克思主義的意義上來說,蘇聯不是一個帝國。

蘇聯的撤退發生在史達林集團迅速瓦解的背景下。1979年布里茲涅夫政權對阿富汗的入侵,表面上是在「阿富汗政府的邀請」下進行,這一事件給與西方帝國主義的宣傳武器。然而蘇聯部隊幫助維持納吉布拉政權,實行土地改革、醫療及教育的部分改革,而女性至少享有形式上的平等。蘇聯撤退三年後,這一政權的瓦解。當時美帝支持聖戰組織,包括相本拉登提供武器及資源與蘇聯部隊戰鬥,這就是帝國主義如何導致了塔利班的興起,這個冷戰下的法蘭克斯坦怪物。

所以,塔利班現在改變了嗎?

在納吉布拉政府瓦解後,不同組織相互衝突,內戰開始。塔利班就是在巴基斯坦支持下由這些聖戰組織發展而來。許多是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原教旨主義伊斯蘭學校接受訓練。1996年它們佔領了喀布爾,禁止所有反對組織、政治黨派、工會,並奴役女性、禁止女性工作和接受教育、禁止音樂運動和遊戲。違反伊斯蘭教法的人被殘忍處置。女性通姦被處以石刑,同性戀者會被活埋。一個聯合國撥款修建的足球場後來被用來用作執行公開處刑。

現在人們在討論塔利班是否會相比20年前有所改變,未來自有分曉。有跡象表明塔利班被迫軟化自身立場。20世紀90年代,其支持者甚至不可使用電話,但現在可以看到喀布爾的士兵自拍和使用推特。主要領導人物再三表示女性的權利將被尊重,並保證在伊斯蘭律法範圍內允許「媒體自由」。他們聲稱會特赦前政府的人員。但是有許多女性被辭退,並且被迫圍頭巾。

塔利班根本上還是一個以鄉村為基礎的組織。在過去的20年內,阿富汗的城市化得到了提升,喀布爾的居民由150萬增長到400萬。城市居民從260萬增長到1000萬。而且46%的人口是15歲以下。塔利班迄今能團結一致與共同的敵人鬥爭,但未來很可能衝突會在塔利班內部增強,在落後農村地區為基礎的的原教旨主義與那些在更開放城市地區之間會出現分歧。其他原教旨主義組織的存在將加劇這一情形。然而也有可能塔利班在城市遭到不斷增長的反對之後會退回到他們原來的方法。

塔利班可以建立一個穩定的政府嗎?

前任塔利班政府從1996年到2001年執政,隨後被美國進攻推翻。在那個階段,他們從未完全控制過整個國家,尤其遭遇了在伊朗,印度及俄羅斯的支持下北方聯盟的激烈反抗。現在他們已經遭到了一些反抗,在賈拉拉巴德州反塔利班抗議吸引了成千上萬的居民,可能霍斯特省也存在。而且據報道在潘傑希爾谷地正試圖建立起「北方聯盟2.0」。

但是在阿富汗已出現了新的反抗力量。該國女性在全球女權運動的團結下在過去10年還有些自由,而她們不可能甘願忍受這些新的限制。該國的青年人也是一樣,他們國際化的視野和現代交流都有助於他們的抗議。因為工業衰弱,工人運動不是很強但也確實存在,而主要工會也的確遭到了甘尼政權的壓制。

在塔利班試圖鞏固權力之時,很可能會遇到很多困難。軍閥會維持他們的被動支持嗎?塔利班會保持內部團結嗎?其他國家比如伊朗、俄羅斯和中國通過一些干涉支持不同的利益?俄羅斯據報道正在與一些軍閥展開談判。

同時,阿富汗自己內部充斥了嚴重的危機。第三波新冠疫情被認為正席捲整個國家,「被認為」是因為當地根本沒有準確的檢測設施。一個調研顯示超過40%的人現在感染,但醫院沒有資源處理。一名醫生表示他們勉強能救治三分之一生病的人。

2018年遭遇了嚴重的乾旱後,一名農民說道:「天不再下雨,地不再長草。」接下來的幾個月會更糟,1200萬阿富汗人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將面「緊急程度的食物短缺」。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塔利班會面臨巨大考驗,要處理這些問題和經濟崩潰、難民流、邊境危機和持續的毒品交易。

有解決辦法嗎?

有一件事很清楚。帝國主義干預就是一場災難,而如果允許塔利班統治繼續將會是一場噩夢。由於限制社會現代化的措施,以及自上而下非民主的實施方式,蘇聯支持的納吉布拉政府未能改變阿富汗社會。所有社會問題,包括貧困、缺乏民主權利、民族壓迫、宗教原教旨主義和社會壓迫任然持續,這無法在資本主義基礎上得以解決。

因此所需要的是要聯合起工人階級、貧農、婦女、青年,建立群眾性鬥爭來反對塔利班和帝國主義,以建立民主的工農政府。這要成功的話,這需要成為國際工人階級鬥爭的一部分,才能位在該地區建立一個真正的、民主的、自願結合的社會主義聯盟開闢一條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