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向左轉嗎?

中共接連鎮壓與「共同富裕」修辭的背後

「團結聲援,反對中港鎮壓」報導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中共獨裁者習近平今年已經發起了至少14次不同的鎮壓。最近,當局針對性小眾(LGBTQ)進行了打壓,並禁止娛樂媒體中出現「娘炮」男明星。 網上的LGBTQ 群組和網站被封鎖,而部分大學開始排查同性戀學生。這變相把同性戀再次入罪化。

私人補習班、網絡遊戲、學校的英語課也都遭受打壓。當局亦在打擊科技巨頭,如阿里巴巴、騰訊和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這導致中國股市今年就蒸發了3萬億美元的市值。習近平也批評所謂的「過高收入」並要求富豪們要「回報」社會。

習近平的民粹主義新轉向讓部分資產階級評論員擔憂。《金融時報》質疑,中國是否變得「不可投資」呢?索羅斯指習近平要回到毛時代。一些偽左翼也對習近平的新政策感到雀躍,這些人也支持中共在新疆和香港的極權政策,他們認為這些新政策證明習近平政權代表了「社會主義」。

但這既非社會主義,也不是反資本主義的。這不是左翼民粹主義,而是右翼民粹主義。習近平想要挽救中國的資本主義以及他本人的獨裁統治。其他資本主義政府,特別是美國的拜登,也在對大企業實施更嚴的監管及更高的稅收。他們放棄過去僵化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而這是由於資本主義制度出現了嚴重的危機。習近平則是用鎮壓和加強政府控制的手段來試圖達到相同的目的。

什麼是「共同富裕」?

習近平的「共同富裕」口號並非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這是一個儒家的概念,「均富」也是一百年前孫中山國民黨的綱領之一。社會主義者強調需要推翻資本的力量,並且建立工人階級對於整個經濟的民主控制。

習近平則強調其政策並非要「殺富濟貧」。習近平的忠誠副手,副總理劉鶴近日發言,保證中共政權對私營企業「堅定不移支持」,並且「政策不會動搖」。

習近平政權正在走鋼絲,嘗試要保衛其國家主導的資本主義制度。當局採取措施針對部分影響力過大的資產階級,譬如科技巨頭阿里巴巴的馬雲、騰訊的馬化騰,同時使用民粹主義措辭來應對因生活水平下降、成本上升與嚴重不均而日益巨大的群眾不滿。

中國的億萬富翁(以美元計)的人數遠遠超過美國:中國億萬富翁有1058人,而美國有696人。中國最富有的1%人口(1400萬人)所擁有的財富比人口中最貧窮的50%(7億人)還要多。這就是中共治下極端資本主義政策的惡果。

民粹主義與民族主義

習近平的運動混合了一些針對大型私人企業、富豪明星與如私人補習行業等寄生部門的民粹主義攻擊,並加上右翼恐同、反女權以及極端民族主義宣傳。按政府的說法,同性戀和男生「女性化」都是荼毒中國的西方思想。

反西方的民族主義是當局所有宣傳的關鍵,這是為了動員社會準備好在中美雙方爭奪世界第一霸權地位的新冷戰中作長期的消耗戰。

同樣,香港的民主鬥爭也被說成是西方陰謀。北京誓言要利用殘酷鎮壓來粉碎香港的「不愛國者」。香港的工會被打壓,其領導人物正在坐牢。跟在中國大陸一樣,工人權利遭遇殘酷鎮壓,從而實現資本主義的「穩定」。

多重危機

為甚麼習近平要這樣做呢?答案就是因為中國資本主義跟全球資本主義一樣,都在面對嚴重危機,且不是單一,而是多方面的。中國正面對人口危機,且實際情況比政府數據要嚴重許多。出生率正斷崖式下跌。去年,印度出生的嬰兒(2400萬)比中國多一倍(1200萬),而兩國的人口相若。

另外還有債務危機,這跟中國的房地產泡沫緊密相連。全國最大地產商之一的恆大集團正面臨破產,其負債超過3000億美元。這比大部分國家的負債還要高。至於政府會否出手拯救恆大,是金融市場非常關切的問題。恆大並不是例外,還有許多潛在倒閉的大企業接踵而來。

中國的房價即使對於許多中產來說都是難以負擔的。一線城市深圳的平均房價是該城市平均年工資的44倍。相對地,洛杉磯的比例為9.6倍,而紐約則是5.4倍。

高昂的房價和教育費用都是中國民眾負擔不起生育小孩的主要原因。這些都是資本主義及房地產投機炒賣所導致,也包括公共服務的萎縮。一項政府調查顯示很大一部分(超過六成)的中國家庭要花費三分之一的收入來滿足子女的教育。

對於私人補習公司的打壓,還有限制未成年人士玩網絡遊戲,這些都很受家長們的歡迎,政府以此來顯示自己有所作為。但是這些措施,雖然打擊了部分的資產階級,仍然未能解教育制度當中深層次的結構性問題,普通家庭的經濟負擔依然沉重。

政策不受歡迎

為應對人口危機,習近平在5月公布了三胎政策,允許每個家庭生三個小孩,而5年前實施的還仍然是一孩政策。但公眾對於三胎政策的反應非常冷淡,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反映了政府完全與社會脫節,並不了解普通家庭所承受的沉重壓力。

但習近平政權卻把生育率下降的問題歸咎給「同性戀的西方思想」和「傳統家庭價值」的減弱。最近法院判決,准許學校教科書將同性戀定性為「精神疾病」,而這種病理化敘述是2001年之前的官方立場。

經濟困境

中國經濟也處在危機之中。七月,中國的經濟出現萎縮,顯示後疫情的復甦只是曇花一現。債務及人口問題有可能把中國推向「日本病」。日本今天的經濟規模仍處於1995年水平。

帝國主義意味著鎮壓

習近平政權要面對的另一個危機就是中美冷戰。中國的統治階級內部越來越擔心自己正處於下風。美國的反中政策,特別是針對數十家中國科技企業的禁令,正帶來切實的傷害。

而習近平最大的危機,是工人、青年以及越來越多中國中產的日益不滿。這些因素解釋了民粹主義的新轉向。習近平希望確保在2022年11月的二十大中能夠順利終身連任。他迫切地要在這次黨大會前鞏固其政權的支持。

這可能意味著對於工人罷工、香港抗爭者、新疆維吾爾族、中國的性小眾與女權分子進行更多的打壓。

這正是中國的社會主義者歡迎世界各地工運分子的團結聲援及支持的原因。

「團結聲援,反對中港鎮壓」是一場旨在組織這樣的團結聲援的運動。

可以通過如下渠道了解這一聲援運動:

全世界勞動者聯合起來,反對資本主義與獨裁!

One thought on “習近平在向左轉嗎?

  1. 大一統理論/施百鴻 says:

    我來寫個的短篇科幻小說吧,奴隸制度VS房地產私有制
    小王是生活在22世紀的人類座時光機穿越蟲洞,回到21世紀的地球,在另一個平行宇宙裡,房地產是公有的,但是奴隸卻被認為應該是私有的,在這個奴隸制度合法和資本主義制度並存的社會中,社會生產關係是這樣的:奴隸制資本主義雇傭勞動制度並存,1個奴隸可以同時有老闆還必須繳款給自己的主人(類似房東),但是房地產卻被這個平行宇宙社會認為應該是公有的雖然許多產業資本家在18世紀一開始反對奴隸制度因為抬高工資的成本,不過在這個平行宇宙裡美國南方贏得了南北戰爭,後來許多後發國家的產業資本家也有了奴隸,加上「奴隸產權金融資本化」誕生了一堆金融衍生性產品,金融資本家反對廢奴,反對力度已經沒有資本主義早期這麼大了,透過媒體和學校不斷的洗腦灌輸和教育全社會的人都認為這是天經地義的,並且許多人沒有自己的所有權,依造國家的不同奴隸人口比例大約佔20%~50%不等,如果有人主張廢奴立刻就會遭到「你是共產黨這樣的妖魔化指責叫罵」,然後小資中產階級聯合大奴隸主一頓公開的叫罵:「說你們這些主張廢奴者怎麼不搞公妻制,不勞而獲的米蟲剝奪別人財產」這樣的言論,在這個社會中小資中產階級通常有2~3個奴隸,而大奴隸主有數百到上萬個奴隸,在這個社會中奴隸主為了讓奴隸們感覺到人生有希望,奴隸有一個價格可以被人購買,並且奴隸生產的所得扣除給主人和老闆的部分後自己還保有一小部分勞動收入,因此奴隸只要努力存錢總有一天可以買得起自己然後給自己贖身,這個「奴隸購買自己的價格/奴隸勞動收入的比例」 就是「奴隸所得比」近似於小王世界裡的「房價所得比」,因此有少數奴隸在資本主義利潤率還很高的年代,利用銀行貸款先把自己給買下來,自己只需要先給主人自己價格的30%本金,加上銀行貸款的70%資金,然後逐漸用自己的勞動收入去償還銀行貸款,就可以先把自己的所有權從主人那裏給買下來了,這稱為「止贖人」近似於「止贖房」那如果中途繳不出購買自己的分期付款怎麼辦?那麼銀行就會把你自己拿去法拍,因此有些運氣差遇到經濟危機的奴隸也想解放自己,但是收入突然下降繳不起購買自己的貸款,就變成「法拍人」,自己被法拍的價格如果償還完所有銀行貸款還有剩餘會把餘額退還給奴隸自己,許多奴隸從「止贖人」的半自由狀態又倒退回奴隸狀態,但是一方面有極少數的奴隸運氣足夠好,在繳完購買自己的貸款以後,又把自己的產權抵押給銀行做奴隸,他可以獲得購買自己價格的5~7成貸款,小王座時光機進入蟲洞遇到一個叫小美的奴隸就是這樣發家的,他起初是一個很貧困的奴隸,但是二戰後的嬰兒潮讓他抓到了機會起初小美自己的價格大約是100萬美元,小美一個月勞動生產大約製造2萬美元的價值,除了老闆拿走1萬美元的利潤之外,自己的1萬美元工資當中還必須繳給奴隸主一部份(大約3000美元),因為自己的所有權是別人的,因此生活成本相當高,因為小美自己是高質量的知識型奴隸,在高科技產業工作,因此自己的價格是100萬美元,但是一般人只有20~50萬美元的價格,收入越高的人價格越高,因為奴隸的資產收益率一般只比銀行的利息率高1~2個百分點,每當央行一降息奴隸價格就會上漲,導致「努力工作的奴隸自己價格上漲,奴隸自己買不起自己」,因此就會有一堆愚民喊著樣政府打壓奴隸價格,不然一輩子都買不起自己人生沒希望了,小美很聰明的利用經濟週期在奴隸價格低的時期先用銀行貸款購買別人而不是自己,因為別人的價格只有自己價格的1/4,小美自己雖然是奴隸但是這個平行宇宙裡奴隸可以購買自己的奴隸,這個下級奴隸收入雖然比小美低一些只有2000美元工資,每月都會繳幾百美元收入給小美,並且小美還用奴隸收入+自己工資收入的一部份剩餘投資了「Real slave Investment Trus簡稱RSITs」奴隸投資信託基金,類似於小王世界裡的REIT「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房地產信託基金」,在小美這個平行宇宙裡購買的指數化基金,有些奴隸主為了不想管理奴隸,把奴隸的產權出售給專門的奴隸管理公司,然後該公司會幫忙管理自己的奴隸收入得到一種類似於股票的證券化資產,如果不想給這些包租代管的奴隸公司收入,奴隸主通常會自己收租管理奴隸,每天跑到奴隸家裡叫他多幹活兼兩份工作多創造一點收入,然後再把奴隸的收入當中的30%占為己有,奴隸給主人的錢已經被法律規定不得高於30%,為什是30%這個比例呢?因為小美的社會裡30年前有一場數百萬人抗議遊行的運動「奴隸無殼蝸牛運動」幾百萬人稅街上抗議,要求政府管制奴隸租的價格,比且對大奴隸主抽取1~2%不等的奴隸持有稅,要求政府用這些稅抽補貼奴隸改善奴隸的生活,但是因為小資產階級心態作祟的緣故,奴隸們並沒有要求廢除奴隸制,因為他們明白他們一這樣主張就會被人「叫罵共產黨、剝奪別人財產、私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並且社會上支持廢奴的人只佔20%不到的比例,為了和資產階級取得社會共識,許多來抗議遊行的人本身也抱著我有一天也可以純夠錢買得起自己,甚至還能多買幾個其他人當奴隸主發財致富的小資產階級幻想」,因為社會上許多親朋好友都有2~3個奴隸,有都身邊親朋好友發財當中產小資有2~3個奴隸了,因此抗議遊行的內容往往都有「希望政府管制奴隸價格、反對央行降息、保障奴隸交租的比例不得高於工資收入的30%、要求對沒有自己所有權的奴隸的首購族提供低息貸款購買的起自己….等等這樣的改良主義訴求」但是「就是沒有要求廢除奴隸制、剝奪奴隸主產權」這樣的訴求,否則就是一陣叫罵………

    小王不寒而慄,突然想起了馬克思曾經這樣說:
    「一些人所以能把一部分社會剩餘勞動作為貢賦來佔有,並且隨著生產的發展,佔有得越來越多,只是由於他們擁有土地所有權,而這個事實卻被以下的情況掩蓋了:資本化的地租,從而,正是這個資本化的貢賦,表現為土地價格,因此土地也像任何其他交易品一樣可以出售。因此對購買者來說,他對地租的索取權,好像不是白白得到的,不是不出勞動,不冒風險,不具有資本的事業精神,就白白得到的,而是支付了它的等價物才得到的。像以前已經指出的那樣,在購買者看來,地租不過表現為他用以購買土地以及地租索取權的那個資本的利息。對已經購買黑人的奴隸主來說也完全是這樣,他對黑人的所有權,好像不是由於奴隸制度本身,而是通過商品的買賣而獲得的。不過,這個權利本身並不是由出售產生,而只是由出售轉移。這個權利在它能被出售以前,必須已經存在;不論是一次出售,還是一系列這樣的出售,不斷反覆的出售,都不能創造這種權利。總之,創造這種權利的,是生產關係。一旦生產關係達到必須改變外殼的程度,這種權利和一切以它為依據的交易的物質源泉,即一種有經濟上和歷史上的存在理由的、從社會生活的生產過程產生的源泉,就會消失。從一個較高級的社會經濟形態的角度來看,個別人對土地的私有權,和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私有權一樣,是十分荒謬的。甚至整個社會,一個民族,以至一切同時存在的社會加在一起,都不是土地的所有者。他們只是土地的佔有者,土地的利用者,並且他們必須象好家長那樣,把土地改良後傳給後代。」
    馬克思資本論第三券
    第四十六章 建築地段的地租。礦山地租。土地價格

    小王開始逐漸明白馬克斯所說的「社會生產關係」到底是什麼了………..
    當奴隸主購買第1個奴隸的時候,他可以從奴隸身上幫他賺的錢購買第2個奴隸,那麼奴隸越努力,奴隸主賺錢越多,資本越積累就可購買第3個奴隸,那麼現在有3個奴隸幫奴隸主工作了,他會比的只有1個奴隸的狀況更容易獲得資本去購買第4個奴隸,因為他從別人身上賺錢的速度增長到4倍,現在只需要原來1/4的時間去購買第5個奴隸,奴隸努力工作導致,奴隸主的資本指數增長,奴隸的數量以指數增長到100個奴隸的時候,為什麼你還認為奴隸主是自己努力賺錢買到這100個奴隸的?這就是馬克思所說的「異化勞動」,奴隸越努力,奴隸主的資本越增值,就會把奴隸自己搞的越貧窮,製造更多像自己一樣的奴隸,奴隸資本越來越集中在少數大奴隸主手裡是奴隸資本化之後的必然趨勢。

    什麼叫做黑奴隸是資本?
    黑奴隸就是黑色的人種,只有在奴隸資本主義制度和一定的「社會生產關係」下奴隸才成為資本。奴隸的價格可以是奴隸收入的30倍,奴隸主可能原本也是奴隸起家也付出了勞動力購買自己和別人,不管奴隸被二次買賣轉手了多少次都不可能創造出這種權力,賦予這種權力的始終是社會制度和不平等的生產關係。資本只是純粹的社會生產關係和人玩人的權力遊戲而已。

    什麼叫做珍妮紡紗機是資本?
    這就只是一台紡織棉花用的機器而已,只有在一定的社會生產關係下機器才成為資本(生產資料私有制)

    什麼叫做房地產是資本?
    只有在房地產是私有制的情況下房地產才成為虛擬資本,這就只是因為壟斷土地而取得的「絕對地租」和「城市級差地租」能夠轉移(而不是創造)別人的勞動價值而已,而購買這種剝削人的地租的成本就是房地產的虛擬價格,例如一個好地段(學區房或捷運宅)的好生活機能的土地被人壟斷,那原本社會上其他人的勞動和一切建立在土地上的基礎建設的使用權力,就要無條件被房地產私有者佔有,房東就可以取得取得房租(一種經濟地租),這種地租的剝削權力,在經過根據市場平均利潤率「資本化本益比」的虛擬化定價成為房地產虛擬資本的價格。

    這種價格只不過是跟購買黑人奴隸的價格一樣,是建立在不平等的社會生產關係之上的,從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來說,資本本身不是一種實體,而是一種社會權力關係,是人和人之間的權力不平等

    但是還有一件事情小王沒有搞明白,為什麼奴隸的價格會不斷上漲,奴隸被金融資本證券化之後,為什麼奴隸資產收益率會隨著央行降息不斷降低呢?小王就開始問小美這個問題

    小美回答:「因為奴隸收益率和央行利息率有一個利差,例如奴隸價格每年可以創造他自身售價的3%收益率,那麼將他貸款購買下來只需要付出30%本金外加這70%貸款當中的1.5%的利息成本,3%-1.5%=1.8%套利空間,如果奴隸價格是100萬美元,小美自備款30萬美元,每年奴隸收入扣除繳給銀行的貸款70萬美元只需繳給銀行70萬*1.5%=10500美元,但是購買奴隸每年卻可以從這個奴隸身上收2萬1000美元,扣除貸款之後還有1萬美元的空間,並且自己只有付出30%本金卻能持有一個價值100萬美元的奴隸資產,這等於增加槓桿率放大的投資報酬率」

    小王又好奇的問:還有許多事情我搞不明白,為什麼奴隸繳給主人的錢被法律規定為工資收入的30%呢?為什麼不能更高呢?

    小美回答:因為在我們這裡奴隸會抗議自己生活成本上漲,還有許多人抱怨買不起自己,因此政府採取奴隸價格管制的打奴價格政策以外,改採取了管制奴隸租的價格政策,並且政府對收入比較低的中低收入戶群體提供了「奴隸租補貼價格政策」,只要所得低於一定標準政府每月會補貼奴隸一些錢交租給主人,這個政策館受奴隸主的支持,因為用公家的資源補貼給奴隸之後最後錢從奴隸主手上過一手不就越回到主人身上了嗎?

    小王立刻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我們世界裡的租金補貼政策的實質阿,在我們的世界裏,問題在於土地價格是虛擬的,只是資本化的地租,根據金融資產的訂價模型和預期未來的收入給他一個虛擬的價格,在這裡顛倒的社會關係導致顛倒的判斷和做法,你怎麼可能對一個虛擬的價格去抽稅技術上根本做不到,因為價值偏離價格,商品價值取決於生產商品的平均必要勞動時間,在實體經濟商品生產中價格圍繞價值波動,土地沒有價值價值為零但是土地卻有價格,這裡要把土地所有權即商品化土地的生產關係和投在土地上的固定資本投資區分開來,就像解決奴隸被剝削的問題不是去抽「黑奴稅」然後再拿黑奴稅去補貼黑奴生活,而是把黑人商品化的社會關係廢除,房地產商品化也是相同的道理

    小美問到:在你們的的世界裡為什麼房地產是私有的沒有人覺得很奇怪嗎?

    小王回答道:就跟在你們的世界裡沒有人意識到,重點在於革命剝奪(沒收)房地產私有制 ,把私人房地產轉為公有化產權在改造成社會住宅或公租房,公租房收來的國家總地租轉為無條件基本收入或社福津貼,這種狀態的租金市場化就不會剝削人,因為正負相互抵消方法,列寧在國家與革命中也認為社會住宅租金不能是零(需要考量補償維修成本和城市級差地租調節供需),但私有產權的住房最後地租都變成房東的剩餘價值利潤流入私人口袋,因此沒收私人地產並革命建立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是最好的方法

    小美回答到:在我們的世界裡一直都是這樣做的阿,小美用疑惑的眼神凝視小王,從1860年廢除私有房產的南北戰爭以後,這個制度已經運做了幾百年沒人認為房地產應該私有,並且運作的很有效率,但是沒有人認為人類本身的奴隸私有化應該被廢除

    未完待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