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維吾爾族:新疆維吾爾族出生率的下跌——對親中共「左翼」的回應

在我們關於中國帝國主義文章的第二部分,我們寫到:「新疆集中營、失蹤、強姦、酷刑等巨大網絡,指明了在新疆的反維吾爾人及絕大多數穆斯林群眾的行徑並非臆造,而是殘酷的事實。」所謂的親威權左翼攻擊了我們的文章。

Per-Åke Westerlund 社會主義正義黨(ISA瑞典)

在我們關於中國帝國主義文章的第二部分,我們寫到:「新疆集中營、失蹤、強姦、酷刑等巨大網絡,指明了在新疆的反維吾爾人及絕大多數穆斯林群眾的行徑並非臆造,而是殘酷的事實。」

我們也預計到一些史達林主義者、新毛派、坦克派,會在新疆議題上集中精力支持北京的資本主義獨裁政權。他們尤其會重點關注曾茲(Adrian Zenz)這一點,因為我們寫到:

「這些事實首先由研究員Adrian Zenz在國際上發表,他是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和右翼分子。但包括中國官媒在內那些利用Zenz的政治立場來詆毀他的人,忽略了他的論據就是來自中國官方的統計數據。他是親中共宣傳勢力的砲轟焦點,但這些事實也得到了在集中營中的婦女所述故事的證實。 」

坦克派和親中共的所謂左翼基於三個基本觀點來攻擊我們的文章:(1)我們的證據來自於曾茲且是錯誤的;(2)講述強姦故事的婦女在撒謊;(3)我們站在了美帝的立場上。他們大錯特錯且只有一個目的:去逃避關於中國和新疆所受壓迫的真正討論。

統計數據

我們顯然在事實問題上不依賴曾茲,但正如我們所指,他是第一個發佈這些事實的人,這是中國獨裁政權及其辯護士使用的論據。然而,他公佈的出生率事實來自於中國政府關於中國和新疆的統計年鑑。曾茲也完全不是獨自公佈這些事實。舉個例子,這篇《美聯社》的文章中的事實就是來自於「新疆統計年鑑」。

另一篇報道,也是基於印度WION新聞網《新疆生育率下降》。

我們也當然自行檢查了這些事實。中文的統計年鑑請點此閱覽。英文版的「中國統計年鑑」,包含了地區出生率少數民族人口數據。它提供了各地的少數民族人口數據,包括新疆的塔吉克族、烏茲別克族、哈薩克族及維吾爾族。

它顯示了新疆的人口總出生率從16%大幅降至8%。即使其中包括了出生率下降得慢得多的漢族人口,新疆的人口出生率也已經從高於全國平均水平,到了現在的低於全國平均2%。

在子宮環和計劃生育政策上,中國《健康和衛生統計年鑑》(2016年至2020年)展示了有趣的數據,其中包括總節育人數、子宮環植入數字、子宮環移除數字和墮胎人數。

  1. 在新疆,植入子宮環的比例一直居高不下,該地區有超過50%的節育手術是為了植入子宮環,中國沒有其他地區的子宮環植入手術比例如此之高。其他地區的子宮環植入手術的比例通常在20%至30%之間(佔所有節育手術的比例),包括西藏和廣西。這意味著由於強制性計劃生育,新疆的子宮環植入率異常高。
  2. 2018年關於新疆的數據,根本加不到一塊去。不同類型手術的「佔節育手術總數的百分比」數據加起來僅為45.09%,而所有其他地區/省份加起來為100%。同樣,西藏的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數據加起來也不是100%,所以新疆不是唯一的鎮壓目標。這些不完整的數字顯示了一個巨大的「灰色地帶」,並只存在於少數民族地區。
  3. 如果看2014/15年的數據,幾乎所有省份都有大約40%的「節育手術」是植入子宮環進行的,而現在除新疆外的所有地區都停止了這種「節育手術」。且關鍵是,極端形式的獨生子女政策在新疆一直在延續,而在其他地區則已經廢止。1979年至2015年中國實行的獨生子女政策,讓大多數家庭只能生一個孩子。

所有以上事實都證明坦克派為新疆強制節育政策辯護的企圖是空洞的。

女性與強暴

在一封電郵里,一位坦克派特別點名了一位在各個採訪中講述她遭到強姦和酷刑經過的女性。但凡對暴力侵害婦女行為瞭解一點的人都知道,受害者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將強姦和酷刑的事情告訴他人,之後再在媒體上公開反對殘酷的獨裁統治。此外,講出真實的故事是需要時間的。中國獨裁政權出了名地用報復親屬進行威脅的行徑,並以此向海外的中國持不同政見者施加壓力,無論他們是漢族背景還是少數民族,都要求他們放棄對政權的指控並停止通過媒體發言。

正如上一時期許多國家所表現的那樣:埃及、蘇丹、緬甸、哥倫比亞等,大規模的強姦和暴力侵害婦女是反革命鎮壓反抗的重要組成部分。壓迫者的標準做法是,否認這種情況發生並稱女性為騙子。

國際特赦組織最近(2021年6月)關於新疆的報告《就像我們是戰爭中的敵人》,基於對55人的採訪,其內容涉及集中營——酷刑、逼供、「教育」——以及對維吾爾人的大規模監視。它還涉及被披露的中國官方文件。它包括對強姦受害者的採訪概述

中共政權首先否認有集中營,後來承認它們的存在,聲稱它們是為了「再教育」。然而,沒有獨立觀察員被允許進入營地。一位今夏訪問新疆的瑞典記者報道說,每一步都被監視,當地人不敢與她交談。

「新疆人可能是世界上最受監管的,他們所做一切都受到監控。新的手機SIM卡必須實名註冊,在每個城市邊界都有警察檢查站,每個人都必須下車進入『即時派出所』,在那裡檢查行李和手機。通過他們的手機和汽車上的GPS發射器,他們的行蹤遭到追蹤。監控攝像頭隨處可見。人臉識別技術被用於從支付到汽車加油的種種事情。」

新疆無法隱瞞的真實情況,反映了坦克派在捍衛什麼樣的政權。

階級立場

美帝國主義長期與北京方面合作。生產、貿易和金融的歷史性的快速增長使兩國的統治階級受益。2001年911之後,美國時任總統小布殊與中國建立了「反恐」合作。北京利用這一點來鎮壓新疆。在歐巴馬的領導下,美國繼續對維吾爾人乃至全中國的鎮壓保持沈默。

正是在美帝和中帝之間的帝國主義鬥爭尖銳化之後,特朗普政府才提出了新疆問題。就在2019年6月,據他的安全顧問博爾頓的說法,特朗普告訴習近平,在新疆建造集中營「完全正確」。

美帝無意支持在中國遭受越來越大的鎮壓的維吾爾人、其他穆斯林或工人和青年。美帝支持沙地阿拉伯、埃及等許多獨裁政權並與之保持良好關係。它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招來災難的「民主戰爭」是為了展現力量。

美帝希望中國成為其資本主義附庸,而不是在經濟和軍事上挑戰其全球統治。目前,它的戰略是為了遏制和限制北京在地區和全球的影響力。如果美帝國主義後期考慮在北京進行政權更迭,新政權如果能夠建立,不會是民主的,也不會符合工人和窮人的利益。

中國勞工論壇和ISA早在新疆議題成為全球媒體和新冷戰的重大問題之前就提出了這一問題,主要是針對穆斯林維吾爾人受到的壓迫加劇正逢中國資本主義復辟。新疆在地緣政治上具有戰略意義,是通向市場和貿易的大門,處於邊疆和大國競爭(與阿富汗、印度、巴基斯坦、中亞接壤)的動蕩地區。它也已成為石油、天然氣、棉花、西紅柿和太陽能電池板的主要生產者,甚至在全球範圍內也是如此。這與北京對民族和少數民族權利訴求的零容忍相吻合,它解釋了一個對境內反對派零容忍的政權的超限度鎮壓。

馬克思主義者一直採取的工人階級的獨立立場,探求什麼是實現社會主義最好的鬥爭方式和意識。這就要求同時去反對美帝國主義和中國帝國主義。

工人、青年和少數民族在中國爭取權利和反抗壓迫,是違背美帝國主義利益的。同樣,北京不希望看到工人罷工和反抗壓迫的運動,例如美國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r Matter,BLM)。各個國家的統治階級都不希望看到自下而上的群眾運動,來挑戰他們的權力和制度體系。社會主義者代表充分的民主權利——支持由工人管理工會、進行示威、動員和就業的權利,支持青年、氣候活動家、女權主義者、lgbt+活動家和其他人組織起來。在這些所有的關鍵問題上,坦克派不是保持沈默,就是捍衛對這些權利的強烈鎮壓。在他們的世界觀中,只有一個二元選擇:要麼支持中共和中國帝國主義,要麼與美帝國主義站在同一陣營。這當然不是馬克思或列寧的立場。

作為馬克思主義者,我們支持在美國、中國和全球範圍內廢除資本主義,代之以社會主義社會。當美國政客預警社會主義到來、中國政權監禁罷工工人時,他們是出於對其經濟和政治制度未來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