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試圖變相限制墮胎 將製造悲劇也自找麻煩

左路 中國勞工論壇

中共為了維持生育率、保持廉價勞動力優勢,想要限制墮胎,而這將是對於女性權利的進一步侵害,並且更加重底層負擔,很可能招致工人與青年激進情緒的進一步反彈。9月底,中共國務院印發《中國婦女發展綱要》中提到:「將減少非醫學需要人工流產,規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應用。」實際上就是限制墮胎。但中共真的能藉此脫困嗎?

中共政權執政長期執行的計劃生育政策(包括在全國範圍內粗暴地強制墮胎、強制安裝人體避孕裝置等)伴隨經濟因素,加劇了勞動力下滑的趨勢,造成勞動力在過去10年縮減逾4000萬。在資本主義復辟後,無產階級遭到越來越嚴重的剝削,原有很大一部分依託公有部門執行的社會保障職能被嚴重破壞,使工人無力負擔醫療、教育、住房等生活必需,更遑論養育小孩。這導致無論是當前的中國育齡人口比重還是普遍生育意願,都積重難返。

父權制度與文化帶來的重男輕女也是重要因素,不僅是傳統使然,資本主義制度下女性也被貶低為生育機器、在家相夫教子即可。許多農村地區的女嬰在出生時就被殺死,婦女因為無法生育男孩就被迫離婚,這也造成了畸形的性別結構來阻礙健康的生育環境形成——特別是育齡婦女規模的劇減:在未來10年,中國23-30歲的女性人數將減少40%以上。並且,在盛行的職場歧視中,女性更容易喪失經濟獨立性,從而導致生育意願的降低。再者,由於近年受教育水平提高與持久的核心家庭保守性的矛盾,許多城市女性為求經濟獨立和擺脫家庭束縛,婚姻和生育意願降低。歸根究底都是社會經濟和制度落後於民眾的發展需要,造成當今的社會矛盾。

中共政權不僅受到自己造成的歷史性因素困擾,也更無力讓當今的工人階級擺脫貧困,它提出這些政策完全不會有任何實質幫助。

中國本身有很高的墮胎率。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2017年中國有統計的人工流產數量為962萬,約佔全世界5500萬人工流產總數的17.4%。這是長期以來政府在青春期性教育上的低投入、父權制下針對女性的性壓抑使得性教育變成禁忌、發展不平衡造成的地區性低避孕用具普及率導致的。

儘管打著「自願」「性生活清潔」的旗號,工人與青年仍對「指導意見」作出強烈質疑,並正確指出其很可能招致的惡果。

一位武大學生就發帖談到:「減少非醫學需要人流」在實際中會變成所有公立醫院嚴格控制「人工流產指標」,迫使意外懷孕的婦女轉向醫療衛生條件更差、安全系數更低的「莆田系」醫院轉移。也有網友表示,意外懷孕帶來的生育壓力對於低收入者是無法承受的。在資本主義的當下,中共官僚提出硬性政策,受害最大的是缺乏經濟保障的工人階級。

工人婦女在上述政策的壓迫下受害尤為深重。在中國當前的性文化下,婦女未婚意外懷孕生下孩子後,往往要承擔獨自養育孩子的風險,或者被強迫嫁給孩子的「父親」。尤其在強姦案件中,由於未來非醫學需要墮胎權利的削減,婦女更可能被迫生下強姦犯的孩子,甚至因此被迫嫁給強姦犯。

同樣,由於中國盛行的職場性別歧視風氣,以及傳統的「男外女內」家庭結構問題,缺少經濟獨立性的女性,更可能因為無法支付意外產下孩子的養育費用,而被迫進行更強的超負荷勞動來供給生活開支,甚至走上犯罪或殺嬰的道路。

另一方面,中共也在大力打擊女權運動,害怕它們反對父權壓迫對現行制度帶來的威脅,因此試圖抑制一切群眾自我組織。

從這一點上來看,普遍貧困下的刺激生育政策,很可能導致女權運動與工人政治運動進一步相互同情、更可能形成團結鬥爭,促進工人階級意識的激進化。

馬克思主義者認為:人工流產是婦女生育權的體現,它必須是自由的。我們不僅反對父權制的保守性道德,也反對中共為了應對資本主義危機而採取的強制生育措施。我們要求建立一個生產資料公有制、擁有工人民主的社會主義社會,大幅增加醫療開支、提供免費安全墮胎條件、讓婦女生育自由得到真正保障,國家妥善撫養兒童、並建立充足資源、以人為本的性教育體系。

在當今中國形勢下,也需要女權運動、LGBTQ運動、工人運動等聯合起來終結獨裁制度,這樣才能落實革命社會主義替代方案,從而消除不平等、性別主義與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