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勞工團結捍衛女性夜間保護措施!

陳延年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台灣勞權和女權再次受到打壓!八月,大法官釋憲取消女性夜間保護措施,讓資方可以讓女工於晚上十點到隔天早上六點間工作,不需要工會與勞議會議同意。

法庭聲稱為男女平等,亦取消了女工上夜班資方須提供必要安全衛生設施、交通工具和女工宿舍,因為男性沒有這些設施!稍有常識都明白女性受到性侵害的機會比男性高得要多,因此需要這些保障。這種做法本末倒置,使夜班女工的人身安全威脅加大。釋憲取消女工夜間保護,只是為資方開闢道路,不但沒有落實性別平權,反而是對勞權和女權的攻擊。

資本家進一步壓榨工人的目的大家都知道。釋憲後一則高階醫管師投書出現在《自由時報》上,指出「限制工時,對於『願意加班的勞工』不合理」,企圖進一步消除各行業的工會權與以及工時規管。勞工的「加班的自由」只是老闆奴役工人、剝奪其私人生活時間的自由!

女工是自願上夜班嗎?

女工從事夜間工作的主要原因複選調查,67.14%女工上夜班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可獲得更多津貼」,而因為「因應公司要求」的則有56.43%,證明大部分女工是因為生活困頓所苦、為了賺更多錢,而且被資方強迫排夜班,而非「自由的選擇」。

根據職安研究所報告,從事夜間工作產業中,有女工工作產業的高達64.29%。在這當中,女性從事夜班中實行輪班制的比例高達52.78%。而研究指出輪班制所造成對於身體的傷害,遠遠大於固定夜班制,通常要花三到四天才能恢復身體的生理時鐘與代謝。

調查同時指出有93.21%女工因夜間工作影響生理週期,威脅身心健康的則有69.64%。根據研究夜班輪班女工比白班女工不孕高80%。台灣生育率全球倒數第一,一方面資產階級的新聞媒體,為了未來產能、勞力的需要大聲疾呼提高生育,蔡英文政府更提出所謂了微薄的育兒補貼政策(當然背後只是為了自己的選票),但卻同時取消女工夜間保護措施與工會權,這難道不是很矛盾且虛偽嗎?

法庭是資本家的工具 勞權鬥爭要靠工人

藍綠兩營都提出填補法例漏洞的對策。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台灣)支持勞工不分性別的夜間保護措施,但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取決於在職場建設屬於勞工自己的工會,以群眾鬥爭的方式抵抗打壓,而非仰賴曾經推動砍七天假、勞基法修惡的藍綠政客。藍綠兩黨都不介意為勞權作出小修補,但他們終究是財團利益的護航者,因而都害怕工人階級的獨立組織和鬥爭。

明年一月份就開始要給付輪班勞工津貼,且資方需給付加班費,不能再推搪說輪班「不算工作」、只屬「待命」。資產階級法權在此時釋憲取消女性夜間工作保護,為資產階級開了另一個削減勞力成本的手段,以性別平權之名行為資方減少成本開闢道路。可見法庭不是中立的,而是保護資本家利益的機關。而只有強大的工會組織和群眾鬥爭,才能避免勞權的改良成果被偷偷盜走。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台灣)捍衛女性夜間的保護措施,捍衛工會同意權。我們支持在生活工資的前題下,落實真正的八小時工作制,且讓工人自由選擇上班時間。工人一定要組織起來,加入工會團結鬥爭,才能停止法庭和資本家的打壓,並且提高工資至可生活水平,才能免於被迫上班夜班的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