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帥遭性侵事件危機蔓延

中共陷入嚴重兩難 國際奧委會醜態百出

李甬 中國勞工論壇

11月初,自網球明星彭帥發文控訴前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性侵後,彭帥本人隨即下落不明。她的人身安全與自由引起世界廣泛關注,聲援她的群眾在網路上發起#WhereIsPengShuai的話題標記。群眾的團結聲援運動給予了相關國際體育組織巨大壓力,在14號,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發表聲明,清晰地表示不能「讓商業、政治、金錢來決定對錯」,並稱如果彭帥的指控得不到適當的調查,就「會放棄在中國的業務」。WTA突然反常地為原則而犧牲利潤,是因為來自運動員、女權團體和公眾輿論自下而上的巨大壓力。像小威廉絲(Serena Williams)、大坂直美、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和比莉·珍·金(Billie Jean King)等網球巨星都發表言論聲援彭帥。

一時間,彭帥的性侵事件迅速上升為嚴重的國際外交危機(諷刺的是早前中共外交發言人曾先後兩次以事件並非「外交問題」而拒絕回應記者的提問)。更令北京憂慮的是,現時距離北京冬季奧運會僅剩兩個月的時間,此時爆出如此嚴重的危機,使北京承受著全球的壓力,抵制冬奧的聲勢越來越大,使中共感到擔憂。

為此,中共當局在過去兩星期一而再地間接發放埸帥的消息。首先發放了所謂彭帥的電郵,稱自己現時安全並稱自己早前對張高麗的性侵指控「不實」。由於電郵的內容與行文生硬古怪,反而引發更多人的疑心。隨即又發佈了「彭帥的自拍近照」,但其衣著又令人懷疑其拍攝的時間。當這些粗劣的編導無法平息全球抗議聲浪之時,21號,中共再次通過中間人間接地發佈彭帥的短片視頻,包括她身處飯局中與「朋友」聊天,片段中的對話亦生硬突兀地故意提及「明天是十一月二十一號」,令人非常懷疑這些片段都是在中共官僚指示導演下拍攝的。這些片段幾乎與2015年香港銅鑼灣書店人員(李波、林榮基)被綁架後於中共安排下在鏡頭前承認自己自願「偷渡」回中國「自首」一樣。因此,這些所謂的「證明」只能更令人擔心彭帥的安全與自由的情況,並引發更多人的關注和聲援。

相比之下,國際奧委會卻作為中共的遮醜布,全力配合中共所擬定的劇本演出。在中共的安排下,奧委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與彭帥在中共官僚的陪同下進行了為時三十分鐘的視像對話,能掌握流利英語的彭帥竟只能通過同場的「朋友」「協助」下發言。奧委會隨後發出「聲明」指她現在在北京的家中平安無事,希望外界尊重她的隱私。這「聲明」的內容根本與中共官方的口徑如出一轍,對於她被性侵一事隻字不提。

事實上,就像在2019年香港、2020年新冠肺炎,以及習近平對新冷戰應對不當、因而使拜登獲得了數次公關勝利那樣,這是中共政權又一次將危機搞得更嚴重的例子。彭帥性侵的指控令中共極為尷尬──它們固然不可能當真去調查張高麗、而不讓整個政權和獨裁體制蒙羞,同時又要將彭帥控制起來以防事態進一步惡化。但軟禁彭帥是太明目張膽的粗暴行徑,且群眾她的同情和聲援令全球受#MeToo運動激勵的民眾更為關心她的處境,迫使中共以一份拙劣的「彭帥電郵」內一句「It’s not true」(不實)試圖一筆帶過。

現在,中共陷入了兩難:假如彭帥對張高麗的指控真的像「她的電郵」中所稱是「不實」的,那麼完全可以理直氣壯地將她公開逮捕(相比之下,早前有江西南昌網民僅僅因為一句「蛋炒飯」嘲諷韓戰中陣亡的毛澤東長子毛岸英而被迅速逮捕);既然她現在的「安全與自由」是得到中共官方所背書的,那是否代表她的指控是有事實基礎的?既然如此為何不展開對張高麗調查?因此,現時中共只敢間接地對外發佈彭帥「安全」的消息,而對她性侵的指控諱莫如深。胡錫進在一篇英文推文中(當然,推特在中國是被屏蔽的)將彭帥的性侵指控稱為「人們談論的那事」,甚至不敢提及這個話題。

此事也再一次揭露了國際奧委會令人作嘔的腐敗,所謂的「現代奧運會」幾乎從誕生之日起就是各政權的玩物和化妝品。從1936年為納粹德國塗脂抹粉,到1968年與屠殺抗議貧困問題的學生的墨西哥古斯塔沃(Gustavo Díaz Ordaz)政權合作。所謂的國際奧委會基本上就是一個腐敗官僚、獨裁者、甚至是法西斯分子的化糞池。它在歷史上不但沒有對民主權利有過一分一毫的貢獻,反而一次又一次地與專制政權同流合污,為虎作倀。而這一次,為了平息對於北京冬季奧運會的反制,維護自己的商業利益,更是在我們臉前公然地跟隨中共的節奏起舞,無視一個女性運動員遭受權貴性侵的指控,用她的人物安全作為北京冬奧的墊腳石。

同時,事件的發展也進一步推動中國國內意識的改變。在中共對於女性遭到性侵的案件一次次不公正的處理後,民眾對中共愈發不信任。而時至今日,「網球」這一話題在中國的網絡上依然遭到審查和屏蔽,更令民眾相信中共在這一事件上隱瞞了醜陋的真相。但要指出的是,彭帥的遭遇並不僅僅是中國的問題,而是多國女性已經開始組織並抗議性別歧視和性虐待之時,一個世界女權意識覺醒的一部分。

中國勞工論壇要求立即停止軟禁彭帥,保障她的人身自由與安全。我們不信任中國獨裁資本主義下的司法體制,主張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於性侵案進行透明且公正的調查。我們反對西方資產階級政府的虛偽,他們假裝關心彭帥,利用這個問題來推進新冷戰的地緣政治議程,同時又為壓迫婦女、窮人和少數民族的資本主義和父權制度護航。彭帥和中國#MeToo運動的聲援絕大多數來自普通民眾,他們沒有這種背後的議程,而是有著真正捍衛平等權利、民主權利,以及反對性暴力和婦女壓迫的鬥爭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