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危機:充斥漂綠的COP26

歷經兩週,3萬名代表、觀察員和遊說團體參加、在格拉斯哥舉行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 26)正式落幕。成果是——空洞的承諾和無所作為。

Per Olsson 社會主義正義黨(ISA瑞典)

格蕾塔·童貝里(Greta Thunberg)於11月5日在格拉斯哥舉行的「未來星期五」活動上發表講話說,COP26格拉斯哥氣候峰會「是一次全球漂綠節慶,也是一場失敗」。翌日,超過100,000人到格拉斯哥街頭,進行一場大規模的氣候遊行。

格拉斯哥的COP26會因兩個截然對立的原因,載入史冊。首先,它見證了統治精英的漂綠,這是為了掩蓋他們遠遠不夠的承諾,更重要的是他們無所作為。第二,在疫情造成的社運停頓之後,輓救全球氣候的抗爭重新開始了,並且驚人地動員出來要求採取切實有效措施的人們。

參加會議的最大代表團是化石燃料行業的500名代表。僅這一點就證實了COP26是一個漂綠節。隨著峰會接近尾聲,代表們就限制排放和限制升溫的一系列新承諾繼續進行談判。

隨著討論的繼續,很明顯,任何提案無論如何都會是非常有限的。即便如此,與在2015年巴黎氣候峰會(COP21)時許多人認為會踐行認真行動的情況不同,現大多數氣候運動人士對參與政府會兌現承諾不抱任何幻想。

在越來越嚴峻的氣候危機以及由此產生的抗爭下,產生了一種新的認知:人們越來越意識到需要改變制度。

在氣候峰會之前,各國政府提交了新的氣候承諾。但,這些國家自主貢獻(NDCs)加起來也遠不足以實現控制全球氣溫上升幅度在1.5度以內的目標。科學家們指出,如果政府繼續這樣下去,到2100 年,全球氣溫將上升2.7度。

在氣候峰會上那些氣候承諾又有了新的版本,導致國際能源署(IEA)希望將溫度升高限制在1.8度以內。但國際能源署的計算本身就有漂綠的罪過。

氣候分析的研究人員說:「我們已經計算了數字——IEA 的方案在 2030 年仍然存在巨大的排放缺口」。研究人員強調需要在十年內將全球排放量減少近一半,以保持 1.5 攝氏度的升溫幅度。

在氣候峰會上,各國政府已承諾到2030年結束森林砍伐,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也是簽署人之一。在他擔任總統期間,亞馬遜的森林砍伐數量創造了黑暗的新高。

「波索納洛之所以放心簽署這項新協議的原因,是因爲這項新協議允許在接下來的十年繼續破壞森林,且不具有約束力。這是。同時,亞馬遜已經處於毀滅的邊緣,無法在更多的森林砍伐中存活下來。原住民呼籲到 2025 年保護 80% 的亞馬遜地區,他們是對的,此刻亟須如此。氣候和自然世界承擔不起這筆損失。」

綠色和平(Greenpeace)巴西執行董事帕斯奎爾(Carolina Pasquali)作出以上發言。

COP26達成協議到2030年將甲烷氣體排放量減少 30%,但三個最大的排放國——俄羅斯、中國和印度——沒有簽署。

作為煤炭的主要消費者和生產者,美國、印度和中國政府拒絕簽署到2030年逐步淘汰煤炭使用的COP26協議。而第一個簽署的波蘭政府不到一天也改變了主意,說要到2049年才能淘汰煤炭。

自2009年以來,世界上的富國已承諾向窮國提供氣候援助,要到2020年達到每年1000億美元。該目標尚未實現:氣候援助包含援助和借貸,並按照富國的條件提供,而2019年援助金額只達到800億美元。這些與化石燃料補貼相比還是滄海一粟,來自政府的化石燃料補貼是其74倍,相當於每分鐘1100萬美元!

COP26的失敗將被新的空頭承諾掩蓋。正如童貝里所說:

「到 2050年淨零,廢話連篇。淨零(淨零耗能)的廢話,氣候中和(保持氣候不變),全部是廢話。這就是我們從所謂的領導人那裡聽到的一切。聽起來不錯,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採取任何行動。我們的希望和夢想淹沒在他們的空話和承諾中。」

自2015年巴黎氣候峰會以來,氣溫上升的速度變得空前地快,今年排放量的增加可能是歷史上第二高。世界的全球能源結構仍與10年前相同。

救助兒童會和布魯塞爾自由大學的氣候科學家最近的一份研究報告警告,與他們的祖父母相比,2020年出生的兒童可能會經歷平均近七倍的熱浪、三倍的農作物失收和兩倍的失控火災。

資本主義對利潤和剝削的追求,統治精英為此作出的決策,正讓世界距離全球災難越來越接近。

只有通過自下而上的廣大鬥爭,氣候運動與工人鬥爭和工會聯合起來,並通過罷工和封鎖進行鬥爭,才能實現必要的變革。

只有這樣的運動才能足夠強大以終結統治精英的無所作為,透過將權力從他們手中奪過來,並實施可持續生產和分配的替代計劃,作為公有和民主計劃經濟的一部分。這是真正的「制度變革」,以民主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實現世界的可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