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力危機——體制崩裂的警號

林C 中國勞工論壇

今年九月開始,中國出現了大規模限電、停電的狀況,使得民生受到巨大影響,還有很多工廠被迫減產或者停工。其中東北地區受到的影響最大。根據當地居民在網絡上發佈的消息,東北地區政府未通知居民就進行限電、停電。這樣的後果包括電梯、紅綠燈等設施無法運轉,居民面臨入冬卻無法使用暖氣,手機、網絡等通訊受到影響,甚至連醫療用電都無法保障,重症患者只能依靠發電機維持生命。

限電的影響

在遼寧,一家企業因為限電,排風系統停止運作,導致煤氣洩漏,23人中毒。在其他省份,情況相較東北地區雖然稍好,但生活用電和工業用電也受到了或多或少的限制。例如在江蘇、浙江等地,政府要求工廠停工限產。野村的研究人員在一份報告中表示,本季度中國經濟增長預測將減少0.4%,年度增長預測減少0.5%。還有分析稱中國限電可能擾亂全球供應鏈,導致其他國家的物價上漲。

中國停電限電的直接原因是煤炭供應的短缺,但背後是中共的政策失敗,以至無法更快地由燃煤發電轉為再生能源,而問題因資本主義能源部門的逐利而惡化。目前,中國電力生產的主要能源仍然是煤炭,並且煤炭所生產的電力超過了其他能源的總和。根據官媒的說法,一方面,隨著各城市在疫症中解封以來,對電力的需求增加;另一方面,煤炭緊缺導致煤價飆升。近幾年,中國政府對尤其是發電行業的碳排放加強了監管,各地各單位都有相應的碳排放配額。

綠色和平的專家李碩表示,中國一些省份在上半年就用完了大部分的能源消費配額。由於缺乏宏觀全面的用電計劃,到了下半年,碳排放多地超標,地方政府矯枉過正,就選擇了「一刀切」的限電停電。另一方面,煤炭的價格升高使煤電廠無法產生利潤,花旗銀行的分析師說,由於煤炭成本高,中國超過70%的煤電廠處於虧損狀態。而煤炭價格增高的原因有幾個,包括內蒙古、山西等地的反貪工作,還有生產安全和環保的檢查。由於各個受疫症打擊的經濟體之需求復甦,全球煤價自2020年9月以來翻了四倍。資本主義無法對經濟作出計劃,當市場疲弱時,礦場和油田的產量減少,導致經濟復甦時出現短缺和價格上升。因此中國煤炭產量下降,不得不消耗庫存,直到缺電的問題暴露出來。

加強環保、淘汰煤炭開採是生死攸關的問題,避免地球受破壞,但現時清潔能源的研究和生產遠遠追不上綠能轉型所需要的速度和幅度。另一缺煤的原因是澳大利亞的煤炭被禁止在中國港口卸貨。中美冷戰下雙方都使用貿易保護主義和經濟制裁,受打擊最大者不免是工人階級,而富人則避免承受這些惡果。

這次大規模限電也揭露了了中共內部的分歧。有分析稱,在限電問題上,各省的表態和處理辦法都不一樣,在東北地區竟然出現了不加通知的「暴力限電」。

利益角力

這可標誌著地方和中央的矛盾,通過能源危機或電力危機表現出來。反對派不滿習近平過度集權,希望通過這樣來削弱習近平的政治威信。缺電問題上,就如房產稅、住房政策、「零容忍」抗疫政策、對科技業和金融業的鎮壓那樣,變成了中共各派系試圖保衛自己利益的戰場。十月,中國國務院常務會上宣佈放寬對煤價的國家管制,讓市場去決定價格。可見,在資本主義經濟下,習近平企圖加強國家對部分行業的控制之做法往往會受到局限。這就是資本主義的本質,哪怕它是專制資本主義。

只有社會主義的替代方案才可以解決能源業的問題:1.優先使用可再生能源,快速將燃煤發電有計劃地逐漸轉化為可再生能源,例如風力發電、水電、和太陽能發電;2.將電力行業和電力行業公有化,使其以工人階級的需求來發展,而不是掌握在能源業資本家和中共各派繫手中,為少數人謀福利;3.為無產階級民主的社會主義制度而戰,而不是官僚集團的獨裁;4.以民主的,符合工人階級利益的,社會主義生產計劃來規劃電力的生產和使用,採取緊急的行動來拯救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