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旱災:氣候災難又一警號

李甬 中國勞工論壇

氣候危機的影響正進一步在中國浮現,今年出現了北澇南旱的災情,華南入冬後正遭受旱情困擾。深圳市水務局表示,今年的旱情遠比1963年的旱災嚴重。即使已經動用了水庫的應急儲備水,每日仍有50萬噸的缺口無法補足。按照深圳市去年人均每日用水量423.3升計算,這相當於整整118萬人無水可用。當地政府作出一系列節約用水的呼籲,奈何杯水車薪,也無助於解決本質的問題。

氣候災難在中國

氣候危機令全球極端天氣事件發生更頻繁,讓中共的統治面臨新的、無情的挑戰。自然現象是沒法用警察手法壓下去或消失的!正如今年夏季河南300人喪生後,公眾的強烈反彈所顯現,與其他資本主義政府一樣,中共政權的作為太少太遲,將嚴重削弱其統治合法性。

本年夏秋兩季,河南與山西均暴雨成災,造成廣泛的破壞。然而相對地,華南尤其是廣東卻出現了嚴重且漫長的旱情。廣東自今年1月1日起平均降水量較近十年同期減少26.4%。自入秋之後情況更為惡化,珠江流域出現大範圍乾旱,深圳主要水源東江水流量較正常偏少50%-60%,市內三大水庫的蓄水量也較往年減少了55%。而同時由於河流水量偏少,導致海水上溯倒灌形成鹹潮,進一步限制了河流的取水範圍和取水量。廣州部分地區的自來水已經出現略帶鹹味的現象,市東部地區水壓不穩甚至停水,部分民眾稱家中已停水數日。

此次廣東大旱與河南山西暴雨同屬與氣候危機相關的現象。這兩年太平洋出現了拉尼娜氣候週期。拉尼娜(降溫)和厄爾尼諾(升溫)現象都是自然產生的太平洋天氣變化,但也正受到氣候危機影響。一般而言在厄爾尼諾氣候的第二年,都會出現拉尼娜氣候,有時更持續兩三年。同時,北極冰川融化(化石燃料燃燒推動的氣候變化的結果之一),部分融化後的淡水流入太平洋打亂了洋流與水溫系統,都會影響拉尼娜、厄爾尼諾的嚴重程度。這對於中國來說不僅會造成全國層面的旱澇並發更為頻繁,也令入冬後更容易出現猛烈的暴風雪。早前,中國國家中央氣象局就已經預測,今年冬季可能會非常寒冷,更有機會出現大範圍暴雪天氣。

中國已經成為了全球氣候危機的關鍵起因。中國碳排放佔全球總量的31%,對全世界而言,假如中國按其計劃在2030年才開始減排,將不可能達成控制全球平均氣溫上升1.5度的目標。而按照中國的自主減排承諾,將連控制止升2度都不可能。這對於全世界而言是一個滅絕性的災難。

中共資本主義政權官僚與石化燃料尤其是煤礦產業的利益盤根錯節,在2020年煤碳的發電總量仍在增長,而今年的缺電問題又令很多過去因質量差、高污染、低效率而被關閉的小型舊式煤礦在過去幾個月重新開採。同時,中國眾多巨型國企由於低下的能源使用效率而帶來駭人的碳排放。2019年,中國建材一家企業的碳排放量就超過了法國全國!而中石油的碳排放量則超過了加拿大全國!

各懷鬼胎

在中美新冷戰的背景下,各統治精英都有著自己身為列強的小算盤。在這種情況下,氣候問題放在它們手裡只會變成互相攻訐、推卸責任、削弱對方的武器,把民眾自救的意願當槍使用。因此我們不能相信美、中、歐盟任意一方資本主義政府的所謂環保減排政策。在格拉斯哥進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完全失敗。全球碳排放需要從現在起削減45%,才能讓氣溫升溫控制在1.5度以內,而COP26協議達成的協議會讓碳排放繼續上升13.7%。

而今年,隨著河南與山西的雨災,令國內愈來愈多民眾開始意識到氣候危機正實實在在的影響自己的生活。這次廣東旱災也令人意識到氣候災難迫在眉睫。中國政府與世界所有資本主義政權一樣都不可能根本性的解決危機,而中共運動式的短期減排指令往往只會顧此失彼。面對全球性的氣候危機,工人民眾和青年都必需組織起來推翻資本主義,在民主的社會主義基礎上執行一個基於科學的向綠色經濟轉型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