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翼罷免大挫敗:Kshama Sawant與社會主義替代如何屢戰屢勝

以下是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報導的刪減版。英文版全文刊登於社會主義替代網站。

面對一個種族主義、大企業支持的右翼罷免圖謀,這次是社會主義替代領導人、西雅圖市議員Kshama Sawant第四次贏得選舉。這場勝利證明以階級鬥爭方法對待民選公職是正確的,也是工人階級獨立政治的成功典範,對勞動人民和社會主義左翼來說也有著很多重要教訓。

這是自Kshama 在2013年上任以來對於我們最艱難的選舉。西雅圖此前從未有過12月的選舉。罷免方刻意安排選舉在12月舉行,旨在降低工人、租客、青年和有色人種的投票率。政治行動委員會(PAC)打著「更好的西雅圖」這個歐威爾式名字,投入了數十萬美元,不斷用電視、網絡和郵件廣告中的謊言來轟炸選民。與此同時,谷歌、YouTube和Hulu拒絕為Kshama Solidarity活動投放廣告。

在Kshama的8年任期內,她的領導與社會主義替代在西雅圖的工作一直是指路明燈,點明馬克思主義者是如何可以帶領勞動人民和被壓迫者取得多場重要勝利。從2014年使西雅圖成為第一個獲得每小時15美元最低工資的主要城市,到2020年成功獲得20億美元的亞馬遜稅,還有多年來為租客權利贏得多次里程碑式的勝利。我們在西雅圖的馬克思主義市議員辦公室和工人階級運動,已經影響到不僅西雅圖居民,而且影響到全國數百萬工人的生活。現在,我們獲得一個強有力的民意授權,繼續大膽地與右翼和統治階級作鬥爭。

嚴重兩極化與下一步

與許多主要城市一樣,西雅圖的租金也在飛漲。在此選戰期間,我們收集了超過1.5萬個支持租金管制的簽名,與此同時,Kshama的辦公室和社會主義替代幫助租戶組織起來,成功阻止特定的一些住宅的租金上漲。我們今年還贏得了歷史性的租客權利,是全國首例。我們將在西雅圖加緊爭取高品質、可負擔住房的鬥爭,並希望這場具迫切需要的運動能夠在全國蔓延,就像我們在2015年贏得15美元最低時薪一樣。一如既往,我們將面臨來自企業業主、民主黨建制、親資法院、右翼民粹派,甚至可能是國家機器的堅決反對——但我們的勝利證明階級鬥爭的路線可以克服這些障礙。

儘管在2019年使出一切招數,僅亞馬遜一家就耗資超過300萬美元,但大企業未能讓我們的社會主義市議員中止連任。這一次,他們的右翼運動聯手反對「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仍未能挫敗Kshama和我們的運動。他們不會就此止步。越來越多反社會主義替代的謊言、訴訟,甚至國家鎮壓都可能到來。在這次選舉中,我們看到兩極化加劇,瘋癲的右翼分子以兇暴態度和威脅騷擾我們的志工。前警察工會主席史密斯(Ron Smith)威脅要「給議員戴上手銬」,而西雅圖警察則也為罷免宣傳。

遺憾的是,許多左翼候選人和社運人士試圖掩蓋與民主黨建制的分歧來對抗右翼親財團政客。這只會為右翼留下更多的政治真空,讓右翼就像川普等人在全美國所做的那樣,將自己打扮為取代「安於現狀的政治路線」的反建制出路。社會主義者可以理直氣壯反對所有形式的壓迫,並將反壓迫鬥爭聯繫到爭取勞工訴求的鬥爭,從而對抗右翼。我們要願意揭露那些親財團和「進步」派領導人,他們根本沒有為工人階級提供任何解決方案;同時我們組織起來鬥爭,爭取租金管制、增加工資、向富人徵稅和社會主義綠色新政就業計劃等等明確的政策。

正如Kshama辦公室8年多以來所做的那樣,我們願意對右翼罷免的背後勢力作出點名和羞辱。在反對階級敵人和誤導運動的領袖時,許多進步派甚至社會主義者的宣傳運動往往避免將討論兩極化,但我們為樹立敵人而自豪。但我們為我們的積極對抗感到自豪。

點名階級敵人

從一開始,我們不怕激怒到部分人,據實指出這場罷免是一場右翼的運動。罷免的兩項指控是對「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的攻擊,也是對要求為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伸張正義的2000萬名示威者的攻擊。另一個是關於利用我們的社會主義市議會辦公室建立成功的亞馬遜稅收運動。進步派常常在受到傳統政客的攻擊時擺出防守姿態。我們則反其道而行之,告訴人們Kshama和我們的運動沒有什麼可隱瞞的,沒有後悔,而且對我們的指控都是右翼的。我們指出大企業在背後支持這次罷免,並企圖推翻我們2019年勝選的結果。我們還指出法院並不站在勞動人民一邊,揭露罷免過程的不民主性質。

雖然罷免運動指控自始至終都很明確是右翼的,但我們基於對運動發展的政治預測,還是使用了「右翼罷免」這個口號。雖然罷免運動最初將來自臭名昭著的右翼分子(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的巨富業主、川普支持者塞利格{Martin Selig})之捐款退還,但我們知道,鑒於他們在西雅圖的支持基礎薄弱,他們將越來越需要依靠右翼的支持。在我們多個月來指出罷免是右翼的之後,他們的競選經理無法處理進步派記者的尖銳問題,開始每周出現在右翼談話電台接受事先安排好的採訪。右翼金主(130多名川普金主和500多名共和黨捐款人)開始蜂擁而至,而罷免運動最後甚至接受了塞利格本人的另一筆捐助!從一開始使用「右翼罷免」的口號使讓我們打擊了罷免運動的名聲,使「中間派」選民對其反感。

我們還預計,罷免運動會施用他們唯一可能的獲勝手段——壓制選民投票。我們「不行動、就閉嘴」的策略,收集了3,000多個簽名,要求以投票方式決定是否罷免Kshama,連Kshama本人也高調聯署,表示願意接受罷免投票的考驗!我們這樣做是為了揭露右翼罷免運動刻意避免在地方選舉中提到罷免Kshama的投票。因為市長和許多其他市縣職位選舉於11月2日舉行(譯注:罷免投票在12月7日舉行),是西雅圖最高投票率的選舉。毫無疑問,我們的策略有助於揭露罷免運動壓制選民投票的企圖,並進一步證實了罷免運動的右翼本質,不管有多少富有的自由派拒絕承認。

在面對反抗罷免的硬仗時,即使分身不暇,我們繼續專注於建立工人和租客運動。Kshama辦公室和社會主義替代在2021年為通過歷史性的租客權利法案,並在Rainier Court屋苑(Kshama選區外的一組公寓樓!)領導了一場反對租金上漲的鬥爭。更重要的是,我們收集了超過15,000個簽名要求租金管制,並在反罷免運動的高峰期,在一個雨天舉行了數百人的集會。階級鬥爭不會停息,我們不會為選舉而停步;我們也知道,群眾運動升溫會為人民帶來自信,對社會主義者的選舉是有利的。

走向最終勝利

也許對階級鬥爭最重要、也是最具爭議的,是Kshama和社會主義替代在基層工人領導的華盛頓州木匠罷工中發揮的作用。工會領導人從來都不想發動這場罷工。工會職員與資方談判了四次,所提出的臨時協議都被工人一一拒絕。

工會領導人安排的罷工糾察隊形同虛設,沒有關閉任一工作場所。幾天之後,工人們開始組織他們自己戰鬥型的糾察隊,由基層的Peter J. McGuire小組協助領導。Kshama辦公室在這次罷工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令這些勞工領袖非常惱火。雖然罷工結果不是決定性的勝利,但它為未來迫在眉睫的工人鬥爭鋪平了道路。此外,Kshama正在推動法案來處理工人的一項訴求——要求老闆支付西雅圖昂貴的、佔去工人日薪很大一部分的停車費。

雖然街頭抗議目前處於平靜狀態,但社會已嚴重兩極分化,群眾鬥爭將現眼前。如果社會主義左翼為工人運動指明前進方向,並與日益增長的右翼民粹主義威脅作鬥爭,就可以壯大起來。

談到具體問題,墮胎權正受到直接威脅。社會主義者需要站在前線,為捍衛和擴大生殖權利而鬥爭。如果左翼在2022年對工運和婦運袖手旁觀,將會走入死巷,被民主黨和官僚打敗。相反,社會主義者需要提出大膽的具體提議,使鬥爭擴大,採取果斷行動打擊資本主義制度。

不僅是選舉,階級和社會鬥爭也都可以為新的工人政黨奠定基礎。工人生產一切、分配一切、建造一切、清潔一切、醫治病人、教育孩子,並提供一切服務。沒有我們,這個制度就無法運行。我們可以煞停它,根據人類和地球的需要,而不是少數人的貪婪,建立一個新世界。在國際上,我們需要一個以團結和民主為基礎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大公司和世界資源以民主方式擁有和控制。如果我們組織起來,就能贏得一個社會主義世界。這次選舉對這一進程做出了雖微薄但重要的貢獻。

正如Kshama在宣佈我們的勝利時所說,「如果一個小規模的革命社會主義組織在西雅圖能夠對著世上最大財團屢戰屢勝,可以肯定更廣大的工人階級組織起來力量可以改變社會。」立即加入我們的國際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