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國際

以巴停火之後:以色列政府繼續打壓巴勒斯坦青年

在資本主義基礎上,雙方各自成立「半國家」政府和兩國方案只是烏托邦。以色列的統治階級完全不想讓巴勒斯坦人享有相同的權利,或讓巴勒斯坦人成立政府,成為以色列的附屬國,這樣的方案也無法替巴勒斯坦群眾解決持續性民族鎮迫、貧窮及失業的問題。何況以色列在西岸的殖民地擴張已使當地分散成數個飛地,粉碎巴勒斯坦人成立自己政府的希望。 如此情況下,只有群眾性民族和社會解放抗爭才是出路。巴勒斯坦青年們的起義及大罷工,展示了鬥爭擴及至1967年及1948年以巴邊界內全部巴勒斯坦社區的可能。這個運動能夠訴諸工人、青年,以及在以色列境內受壓迫的社區,並促進對以色列資本主義政府的抗爭,終結以色列政府的鎮壓、其「分而治之」政策以及對工人所造成的傷害和社會悲劇。終結佔領、歧視、貧窮、剝削及戰爭的唯一方法,是要建立一個定都於東耶路撒冷的社會主義巴勒斯坦政府,以及在以色列實現社會主義改變,並讓以色列成為中東社會主義邦聯一份子。在過去我們提倡耶路撒冷為兩國的共同首都,但是巴勒斯坦家庭迫遷、猶太殖民區的政治現況意味著這樣的提倡比過去更迫切,且需要耶路撒冷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對等的狀態下成為這兩個國家的首都。 一個全區域的社會主義計劃將促使不同社區合作,將組織期望返鄉的巴勒斯坦人,以民主的方式重新討論邊界,這包括擴大巴勒斯坦的領土及拆除西岸殖民區。唯有這樣,地區的和平及繁榮才得以實現。[...]

秘魯:佩德羅·卡斯蒂略贏得選舉!

卡斯蒂略的勝利意味著我們離實現人們所希望又近了一步,並使得實施重大變革成為可能。但要做到這一點,他決不能向資產階級或帝國主義屈服或報以信任,正如切·格瓦拉常說的「一點也不能」。這就是為什麼他的第一個措施必須是召開一個革命的制憲會議,來埋葬舊的新自由主義憲法。這是2020年11月抗議活動提出的一項主要訴求,這將是農民、原住民、工人、女權運動、LGBT權利運動和所有部門的工人運動在制定新憲法中發言和投票的機會。 但是,我們也必須爭取必要的經濟變革,例如把資產階級手中的一切關鍵經濟部門都國有化,使它們在工人的控制下運作。這是保證財富真正得到分配,讓我們擁有更多工作機會、公衛和教育資源的唯一途徑。也要終結污染和掠奪自然的榨取式生產模式。 秘魯的局勢給革命者提供了巨大的挑戰和機遇,使他們能夠建立一個真正的、不陷入宗派主義與機會主義的左翼組織,並將促進人民動員、工人階級團結和群眾運動。這樣的左翼不僅會對右翼發動政治鬥爭,還會對那些不想推動徹底變革的改良主義者發動政治鬥爭。秘魯人民必須匯集自己的所有精力,超越卡斯蒂略提出的改革。這樣的左翼組織必須打碎資本主義國家機器,推進工人政府的建設,在秘魯和拉丁美洲其他地區建設社會主義。我們的國際組織ISA(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全身心投入這項令人興奮的任務。[...]